Thursday, June 22, 2017
   
字型大小
答悲智之質疑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敬請諸方大德關注:有自稱「悲智」者,打著「反邪教」的旗幟,表面上以文字比對法著作「專輯」對本會扣上各種不實的指控,其實骨子裡卻是主張「大乘非佛說」,全面否定中國古聖先賢所努力迻譯的北傳四部阿含部類經典與各部類大乘經典,要將中國佛教連根鏟除,推翻中國禪宗與唯識宗,而以南洋、日本佛教為依歸與標竿。這是對中國佛教與傳統唐宋佛教文化進行全面否定的開始。敬請所有關心中國佛教與中國傳統文化的仁人志士關注此事,共同維護中國佛教與傳統文化的存在與發展。前載及下列文章全文已經於公元2012年12月5日託人轉寄給悲智並收訖。以下文章是本會對悲智所主張「大乘非佛說」的破斥。)

答具斷常二見者悲智之質疑

3-2、 平實導師嚴禁學人對其個人崇拜,願追隨上位菩薩

前面簡述大乘實證佛教本身具有不共於其他宗教與哲學的「唯一性」,這是佛教作為世界性宗教的存在價值。若是佛教不具「唯一性」,佛教就將走向滅亡而與外道完全相同,未來也將不能免於被外道宗教所同化了。

悲智將平實導師佛教可以實證本心如來藏的「唯一性」而說的話,曲解成平實導師對自己的推崇。其實,平實導師對於其他佛教團體不抵制第八識如來藏正法者從不批評,乃至台灣慈濟與佛光山在未出言毀謗平實導師前,還是正覺教團所推薦護持的佛教團體;例如平實導師在成立正覺同修會之前的弘法期間,也曾有幾年時間每月委託某位林師姊 捐款護持慈濟功德會,後因風聞慈濟的種種不如法事情方才終止。因此,平實導師正覺教團之目的在弘揚第八識如來藏正法,希望第八識如來藏正法可以獲得所有佛教徒的認同與支持,進而同樣得以實證而真正回歸佛陀本懷而已,而不是要毀謗他人而獲得所有其他佛教道場與團體的眷屬。

平實導師這種只為法而不求眷屬的行誼,早就如實履踐而成為史實與記載。《起信論講記》第二輯,就有提到:

我出來弘法這麼久了,心中也一直在期待會不會有一個八地菩薩來看我們?那我就說:「請你來指導我們正覺同修會,我在座下跟你修學。」我已經期待了七、八年了,到現在還沒有期待到一個八地菩薩,所以八地菩薩真的是難遇(編案:有人曾介紹某人為八地菩薩,蕭老師曾當面及託彼人請其主持同修會之弘法傳法大任,但未獲接受。後來證明彼人尚未證悟,乃是他人別有居心所作之推薦)

《起信論講記》第六輯,也說到平實導師曾經如實履踐接受上位菩薩的領導,因此,就單純地相信有上位菩薩來臨而拜在座下,並邀請他來領導正覺同修會:

被人欺騙某老菩薩八地菩薩拜作師父而請法三年……從來都不願輕易懷疑別人的證量……我就請他來領導同修會……我就當面邀請他來率領同修會……我將要退居幕後,不再說法度眾,只是護持他……我並沒有意願把同修會一直掌控在手裡,沒有想要永遠的帶領它……我現在的心態與作法,也是一直在等一位更高層次的大菩薩來帶領大家。當我請他來指導大家時,我也可以在他座下得到法益……但我還是沒有放棄希望,我還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夠有個更勝妙的法門、證量更高的大菩薩出現在人間,希望能有這麼一位菩薩到我們正覺講堂來,我請他來指導我們,我也跟大家一樣在他座下修行,我仍然沒有放棄這個希望。……我以前每次跟他通電話請示,都是跪著講的。……等待某一天有個八地、十地的菩薩來率領我們共修……我捨了同修會領袖的身分以後,將會是蒙受最大利益的人。

以上都是平實導師公開講經時所說的話,也確實進行了,只是後來證明被最親近的弟子推薦為八地菩薩的某老人其實只是一個凡夫。平實導師從來不隱瞞自己所經歷的糗事,平實導師都將自己的身口意行,像透明人般攤在大眾的面前。即使是自己曾經太相信弟子長久不斷地推薦,而且因為太相信而不檢驗其真假,所以拜了一位假冒的八地菩薩為師達三年之久;甚至一直請求這位八地菩薩來領導正覺同修會。像這樣的糗事,平實導師也毫無隱瞞地宣講出來,並且整理成文字印行於天下。像這種糗事,一般人尚且要想方設法地隱瞞,可是平實導師一向心口如一,從不隱瞞這類糗事,在在處處都證明平實導師向來不搞個人崇拜。

由此可知,平實導師並沒有將自己當作是「唯一」的菩薩,反倒是告訴所有的佛弟子,只要如實修習大乘菩薩道就是菩薩。當菩薩的本身,並沒有「唯一性」可言;乃至當開悟的菩薩,也沒有「唯一性」可言,因為如實修習菩薩道而具足資糧與智慧者,都可以實證本心如來藏而成為實義菩薩的一員,與平實導師同樣是實義菩薩。因此,在正覺教團中,實義菩薩也不具有「唯一性」可言,有「唯一性」的是所證的內涵為同樣的第八識如來藏。話說回來,當全球佛教界沒有人實證法界唯一實相如來藏心的時候,只有正覺教團所屬的同修們實證了,才有「唯一性」的存在;當佛教界接受了正覺教團的教導而跟著實證了,或者後來讀了平實導師的書籍以後自己努力參究而實證了,當他們的實證被勘驗及確認為實證而非錯證時,這個「唯一性」才會跟著消失;但本質仍然未曾脫離實證法義上的「唯一性」,因為只有佛教界裡的菩薩們才能實證,宗教界裡的其他宗教是無法實證的。因此,「唯一性」的定義必須清楚分明地界定出來,不能像悲智那樣含糊籠統地混雜不清,亂扣平實導師的帽子。

而且目前正覺教團的運作,乃是以親教師會議的「共識決」來決定所有的弘法事務,即使平實導師身為法主,卻不是由平實導師一人獨斷獨決,而是依據他所規劃建立的體制共同領導來運作。

平實導師的著作自始自終決不在書籍中印製照片,就是不願意有個人崇拜的情形產生,乃至要求學員對任何親教師亦不可有個人崇拜的行為。因為,平實導師希望的是將來可以有很多人共同傳承與弘揚如來藏正法,把這個教團長久存在人間,才能夠持之久遠地廣利眾生,而不是在謀取個人一世的令名與眷屬。

我們也可以看到,正覺同修會在公開的弘法視頻上,都是以正覺教團的親教師們共同弘法,而沒有平實導師任何的節目。這些在視頻上弘法的親教師人數也很穩定地持續增加之中,這也是平實導師目的在培養後繼的弘法人才,讓世人知道只要有心成為菩薩,任何人都有機會進入正法團體中親證實相,成為與平實導師共同弘法的親教師;包括悲智先生未來亦有可能,只要他願意拋棄外道見而成為信受如來藏正法的佛弟子,然後投入正覺妙法中實修實證,並且悟後逐漸圓滿後得無分別智而沒有私心、慢心時;這種從外道知見中轉入正覺實修實證並成為親教師的事例已曾出現在正覺教團中,不值得驚訝。

凡此種種正覺教團實際的運作,雖然沒有寫在書籍中,可是,卻可以徵信於廣大的大眾;而平實導師也從來不曾自封或被封為法王……等,悲智先生亂扣帽子其實是栽贓的行為。所以,悲智先生用來攻擊平實導師具有「邪师的普遍特征之一就是极力神化自己为全世界“唯一”大师、法王」,根本是子虛烏有之事,不值識者一駁。

(對於悲智的破斥文章全文,已經於2012年12月5日託人轉寄給悲智並收訖;因全文頗長,故分節於每月一日與十五日陸續刋出。敬請諸方大德持續關注,亦歡迎維護中國佛教與傳統文化的諸方大德,共同加入破斥「大乘非佛說」的陣營中。)

答悲智之質疑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答悲智之質疑]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