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24, 2017
   
字型大小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學佛釋疑(三)第127集
由 正光老師開示:藏傳佛教是正統佛教嗎?(六)
學佛釋疑(三)影音連結

各位電視機前面的菩薩們:

阿彌陀佛!

歡迎繼續收看正覺同修會,所推出一系列的電視弘法節目,這個節目名為《三乘菩提之學佛釋疑》,裡面有很多子題,今天所要講的子題是〈藏傳佛教是正統佛教嗎?〉

上一集已經說明,《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所謂的菩提心,以及前二集密教所謂六大當中的識大,具有了別性,都是指同一個心,那就是能觀的意識心,祂是被生的法,也是生滅的法,並不是一切有情恆常不斷的真心。接下來這一集將談的是,《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所說的三句當中的第二句:悲為根本。

《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將真心所生的萬象、將諸佛及法界不可思議境界等,以曼荼羅來代表,因而衍生曼荼羅這一法門出現。曼荼羅的梵語是音譯,以前翻譯為壇或者道場的意思。又曼荼羅起源於印度,最初是指作法時的土壇,就是積土於一處,加以平治,以牛糞塗其表面使其鞏固;並於此壇進行神聖的宗教儀式,尤其是阿闍黎為弟子授戒時,或國王即位時,以此壇進行之。當此神聖的宗教儀式進行時,迎請十方三世諸聖證明之,於是繪畫十方三世諸神聖像,或以其所持之物,來表示其尊嚴。

由此可知,曼荼羅是古印度阿闍黎為弟子授戒時,或者國王登基時所堆積的土壇,以大白牛糞便塗抹鞏固、布置器物以及七日作壇等等,原本是要請諸聖證明之,改以繪畫諸聖的聖像來代替,為後來的密教行者廣為使用及傳承;至於繪畫十方三世諸神聖像之所持物、種子字等,也為後來的密教行者廣為使用及傳承,因而演變從持明密教開始,而有非常繁複的曼荼羅出現。譬如有胎藏界曼荼羅、金剛界曼荼羅等等出現,乃至有專門繪畫曼荼羅的度量單位及繪製的方法出現,儼然成為一種非常專業的領域,令人目不暇給。

又現在有人翻譯曼荼羅為輪圓具足、聚集的意思。其中輪圓具足,就是表明一切眾生本有的白淨菩提心,並且已成就及獲得無上正等正覺的意思,猶如圓輪一般圓滿無缺。聚集的意思,就是將諸佛菩薩的聖像,聚集於一壇,或者描繪諸佛菩薩聚集於一處。所以密教行者認為,如來的智慧德相是圓滿具足,也認為宇宙萬物的法相,都是如來智慧德相圓滿的象徵,不能離開菩提心而有,遂將諸佛自證的境界,用絕對象徵性的善巧方便表現出來。而這象徵性的善巧方便,就是將諸佛菩薩聚集在一處,這也就是密教行者所謂的曼荼羅,以此來修密教所謂的成佛之道。

雖然密教行者將諸佛所親證的不可思議境界,加以物化、相化成曼荼羅,讓密教行者依曼荼羅所說的內涵,去修密教所謂的成佛之道,可是真心不就是曼荼羅。因為宇宙萬物等都是以真心為因,藉著種種緣,而從真心變現出來的,是為真心的局部體性,也是真心的一部分,不能加以分割成兩個,也不能外於真心而有宇宙萬物出現。這分明告訴大眾,一者、雖然宇宙萬物等等,都是從真心出生,但不代表宇宙萬物就是真心啊!因為前者是物質法,後者是心法,兩者體性本來就不一樣,又如何說這兩者是為同一法呢。二者、如果真的如《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所說,而將真心加以物化、相化成曼荼羅,說這就是佛菩薩所證的不可思議境界,說那是宇宙萬物的表徵等等,不就是認定真心就是物質法嗎?這樣是有很大的過失存在,不能不慎啊!

又曼荼羅的種類可分為四種,那就是大曼荼羅、三昧耶曼荼羅、法曼荼羅、羯磨曼荼羅。所謂的大曼荼羅,就是總集諸佛菩薩容貌、形象,以繪畫的方式表現出來的曼荼羅。由於密教行者認為大曼荼羅,是宇宙萬物形象加以抽象化後,再構成一個具體的結構,以此來表示真心所反映的世界,來表示諸佛菩薩世界廣大無邊,故稱此諸佛菩薩容貌、形象所成的曼荼羅,為大曼荼羅。由於表現諸佛菩薩的容貌、形象大曼荼羅,也稱為尊形曼荼羅。然而讓人好奇的是,密教行者將諸佛菩薩的容貌、形象加以繪畫出來,就是代表諸佛菩薩的真心嗎?就是代表諸佛不可思議的境界嗎?如是將諸佛菩薩真心,加以物化、相化成曼荼羅,那是錯誤不正確的說法。如同現在的密教行者被錯誤教導,因而落入常見與斷見中,常為有智慧的佛弟子們詬病不已,說那是很荒唐、很離譜的作法。

所謂的三昧耶曼荼羅,就是將諸佛菩薩所持的法器、持物,如金剛杵、金剛鈴、蓮花等,以及諸佛菩薩的手印,及契印所成的曼荼羅,來代表諸佛菩薩的本誓,來代表諸佛菩薩的三昧耶,這樣的曼荼羅,就是三昧耶曼荼羅。然而讓人覺得很好奇的是,諸佛菩薩在因地所發的根本誓約,也就是三昧耶,竟然是密教行者所說的法器、持物與印契。前者是由菩薩心地所發起度眾生的誓願, 它是心法;而後者是標幟、是物質法,兩者一點關係也沒有。為什麼密教行者要等同視之,而說是同一件事呢?像這樣的說法真的很奇怪,而且也很荒唐。由此可知,密教行者把心地法門加以物化、相化成曼荼羅的說法,真的很離譜,而且也很荒唐。

所謂的法曼荼羅,就是諸佛菩薩的種子及真言等。是由密教行者將諸佛菩薩的名稱與本誓三昧耶第一個字,用梵文表示出來,名為種子;所以法曼荼羅又稱為種子曼荼羅。密教行者認為法曼荼羅就是宇宙的一切語言、聲音、文字等等,都有其特殊的意義。而且就其本質而言,認為它都是實相法,所以稱法曼荼羅為文字曼荼羅、種子曼荼羅。

然而這樣的說法,完全違背 釋迦世尊的說法,為什麼?因為一切語言、聲音、文字等等,都是藉著種種緣而出生的法,本身是生滅法,不是實相法。譬如語言、文字、聲音等,是透過肺、喉嚨、口、舌等肢體,以及空氣振動等緣而成;再透過大眾約定俗成,而成為大眾所了知的一種系統,是人類用來溝通、交流,記錄思想、事件的一種方式,也是藉著眾緣而成的世間法,本身是生滅法,怎麼會是生命實相呢?所以說,密教行者認為一切語言、聲音、文字等就是實相,是言過其實,而且是非常不正確的說法。同樣的道理,種子是功能差別、界限,也是心法的一種。卻被《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說是物質法,真的很離譜,而且也很荒唐。

所謂的羯磨曼荼羅,就是描繪諸佛菩薩威儀事業,舉凡宇宙的運轉,以及人類種種行為都包括在內,而加以塑造成像的壇城,也稱為羯磨曼荼羅。由於密教行者認為一切如來都有三種祕密身,即形象、印、字,而這三種祕密之身,都各具有威儀事相。因此認為宇宙的運轉,以及人類種種行為等活動,包括了一切行住坐臥在內,都是實相的象徵,所以稱此曼荼羅為羯磨曼荼羅。

然而人類種種行為活動等,乃是眾生無明、業種等為緣,由共業有情的真心,共同變現出來的山河大地器世間,讓共業有情可以依止及生活下所產生的行為活動,是為真心所變現的物質世間之後而有的行為活動,本來就是生滅法,怎麼會是《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所說生命實相本體呢?又有情種種的行為活動,包括了行住坐臥等活動在內,是有一段時間與空間運作的過程,在佛法中為行陰所攝,怎麼會是《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所說的生命實相本體呢?既然《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已經落入行陰當中,連明心也沒有,怎麼有可能成佛呢?以此緣故,深信《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所說的密教行者,如果不捨棄如此大邪見,未來想要明心見性乃至成佛,那是不可能的事。

又《大日經》所說,胎藏界曼荼羅有很多佛菩薩的聖像,又限於時間的關係,無法一一介紹,僅能作大略的介紹。胎藏界曼荼羅分為十三院,可是現圖只有十二院,缺少最外圍的四大護院。整個曼荼羅可分為三重:第一重為最外院的外金剛部院,第二重為文殊院、地藏院、虛空藏院、蘇悉地院、除蓋障院,第三重為中台八葉院、遍知院、釋迦院、觀音院、持明院、金剛手院。又中台八葉院最中央的是大日如來,周遭有八葉的蓮葉,有四佛、四菩薩──那就是東方的寶幢佛、南方的開敷華王佛、西方的無量壽佛、北方的不空成就如來、東北方的彌勒菩薩、東南方的普賢菩薩、西南方的文殊菩薩、西北方的觀世音菩薩。由此可知,密教行者認為中台八葉院,就是整個胎藏界曼荼羅的總體,其中大日如來代表菩提心,八葉的四佛、四菩薩代表大悲,其外圍就是方便,由此構成《大日經》卷1所說的三句:菩提心為因,悲為根本,方便為究竟的說法。

然而《大日經》所施設的中台八葉院等十三院的種種說法,乃是將真心加以物化、相化而說,有何真實可言。既然沒有任何真實可言,其所施設曼荼羅的種種內涵,又有何真實可說呢?說穿了,那都是生滅不已的虛妄法,然後將此虛妄法當作真實法來修行,不是更加虛妄嗎?那就是以幻修幻,把幻當真,於修行之後,所得的結果還是虛幻、還是一場空。所以說《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所施設的曼荼羅,沒有任何實質意義,不僅浪費密教行者修行時間,縱使密教行者終其一生很精進地修行,所得的結果還是虛妄、是空,而且還會誤導自他有情的法身慧命,使得密教行者在修行的道路上完全走偏,大大地延誤自己未來成佛的時程。

又《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所說的曼荼羅,是將真心加以物化、相化後所說的法。這樣的法,乃是人為施設的法,本身是生滅法,不是實相法。既然將生滅不已的曼荼羅加以物化、相化後,再把它當作實相來修行,當然更是虛妄不實。既然是虛妄不實的法,而強加附會那是真實法,及誤導無辜的眾生相信那是真實法,當然會成就誤導眾生的大惡業,果報非常嚴重,不能不慎。

又《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在卷1將曼荼羅配五色如下:「先安布內色,非安布外色,潔白最為初,赤色為第二,如是黃及青,漸次而彰著,一切內深玄,是謂色先後。」《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說:配色時,先安內色,再安外色,於安布內色時,依序安白色、紅色、黃色、青色、黑色。

當你看到這樣說法,難道不會覺得很荒誕、很離譜嗎?竟然會將五佛配五色,而且有些佛是暗色、雜色的,不是金色。像這樣的將如來加以配色,而呈現不同顏色的佛菩薩的說法,完全違背 釋迦世尊的開示。為什麼?因為諸佛如來身上的光是金色,而金光之中蘊含極強的白光,才是佛的光明。其中金光是智慧之光,白光是由禪定所發起的光,可以增益金光的光芒。並不是諸佛菩薩身上有暗色、雜色的光明。唯除 世尊有其他開示外,才會發出雜色的光。

如 釋迦世尊在《大方便佛報恩經》卷1曾開示:有一天,阿難入王舍城次第乞食,遇到一位梵志是為六師徒黨,在阿難面前罵 世尊是惡人,不孝無恩的人。阿難以此緣故,便向 世尊禀白:「世尊!佛法之中,頗有孝養父母不耶?」世尊便以此因緣,欲說《大方便佛報恩經》,從面門放出五色光,有青、黃、赤、白等光,其色暉艷,到東方的喜王如來淨土,南方的思惟相如來淨土,西方的日月燈光如來淨土,北方的紅蓮花光如來淨土。所以佛在特殊因緣之下,才會發出雜色的光,不是佛身上有暗色、雜色的光。

最後,綜合這一節所說,密教行者將宇宙萬物等現象,編製成曼荼羅以後,再把它當作是實相法,以此來作為密教成佛的實踐論,以此來成就密教所謂的佛道。像這樣的說法乃是錯誤、不正確的說法,為什麼?因為要成就佛道,要在宇宙萬物當中,去尋找能生宇宙萬物背後的真心。這個真心就是一切有情的真心,而不是如《大日經》毘盧遮那佛所說的能觀的意識心;並於一念相應慧,找到真心而明心見性,成為真見道的真實義菩薩,因而發起了般若智慧。再以此般若智慧為基礎,進修別相智、道種智,以及歷緣對境,將煩惱現行、習氣種子隨眠,以及所知障一一加以斷除,分別斷除了分段及變易生死;於最後身菩薩階位,觀察人間因緣成熟,誕生人間,於菩提樹下一手按地明心,上品妙觀察智、上品平等性智、大圓鏡智現前;於夜後分,夜睹明星,眼見佛性,成所作智現前,成為四智圓明的究竟佛。

而不是如《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所說,將宇宙萬物加以物化、相化後,再編製為曼荼羅,說它是實相法。然而密教行者再藉此來修三密的相應法,而成就密教所謂的成佛之道。譬如要吃飯,當然要將米洗淨加以炊煮後,才有飯吃;而不是冀望將沙洗淨後,炊煮成熟飯,因為沙不是飯本,縱使歷經久劫煮沙,仍然是沙而不是飯。

既然修曼荼羅無法成就佛道,《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妄稱看見曼荼羅,可以將往昔所造的罪業消滅無餘,乃至可以成就一切種智,那都是荒誕不經、而且是離譜的說法,不僅對密教行者沒有任何利益,反而與 釋迦世尊所說的三乘菩提越走越遠,永遠沒有辦法成就一切種智的究竟佛。

唯有密教行者捨棄如是大邪見,親從 釋迦世尊所說的正法,未來才有機會實證三乘菩提的可能,乃至未來可以成就一切種智的究竟佛。由於西藏地區的藏傳佛教親承《大日經》非常荒謬的說法,可以證明它不是正統的佛教。有智慧的佛弟子們,應該要遠離它們,以免與三乘菩提越走越遠了。

說到這裡,時間剛好到了,今天就講到這裡。

敬請各位菩薩下次繼續收看。

阿彌陀佛!

學佛釋疑(三)影音連結

正覺教團法界弘法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電視弘法]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