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24, 2017
   
字型大小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學佛釋疑(三)第129集
由 正光老師開示:藏傳佛教是正統佛教嗎?(八)
學佛釋疑(三)影音連結

各位電視機前面的菩薩們:

阿彌陀佛!

歡迎繼續收看,正覺同修會所推出一系列的電視弘法節目,這個節目名為《三乘菩提之學佛釋疑》,裡面有很多子題,今天所要講的子題是「藏傳佛教是正統佛教嗎?」

上一集已談到密教三方便之三密當中的身密,這一集將談三密當中的語密,也就是密教行者所謂的口誦真言,並將真言當作是實相法。

密教的真言源自於古印度吠陀時期最古老詩歌集的《梨俱吠陀》,當時已經提到咒語之事,所以有一位學者表示如下:印度密教的淵源,可溯源於 釋迦世尊出世一千多年前已成立的《梨俱吠陀》的真言,至少可以說,吠陀文學對於祕密佛教,即真言密教的成立,已提供不少的素材。由讀誦真言來祈禳招福,是出自於四大吠陀的《梨俱》、《莎磨》、《夜柔》以及《阿闥婆吠陀》。到了第四吠陀的《阿闥婆吠陀》,真言被認為是一種具有靈力的價值,並於當時流行有三種咒術──息災、增益、降伏,由於與巫術、咒術有關,是為印度婆羅門教思想之一,後來被事火外道、密教行者所傳承及使用。

因為這樣的緣故,《大日經》卷6曾提到息災、增益、降伏這三個法,是為密教所謂的護摩,經文如下:「復次於內心,一性而具三,三處合為一:瑜祇內護摩,大慈大悲心,是謂息災法,彼兼具於喜,是為增益法,忿怒從胎藏,而造眾事業。」(《喇嘛密續》)由此可知,密教深為古印度的吠陀思想所影響,所以密教裡有很多思想脫離不了吠陀思想,包括《阿闥婆吠陀》的息災、增益、降伏這三個法在內,這三個法到目前為止仍然為密教行者廣為使用,乃至用降伏的誅法,在暗中誅殺敵對的人。譬如有密教行者曾使用誅法欲來誅殺後學,可惜的是,密教的誅法對後學起不了作用,後學也沒有什麼感覺,為什麼?因為密教用誅法所召請的鬼神,屬於層次非常低的山精鬼魅,由於後學有護法神保護,這些山精鬼魅在遠處看見後學的護法神在保護著,無法靠近及誅殺後學。以此緣故,後學藉著電視弘法的機會,在此謝謝護法神的保護!像密教這種傷天害理、殘忍不人道的作法,明顯與佛教戒殺的作法不一樣,這也證明密教本質本來就不是佛教。又到了《奧義書》時代,相應於這三種咒術的真言也都出現了。

到了佛陀時代,佛陀認為咒術與真實佛法無關,因此禁止它在僧團裡出現。如 佛在《長阿含經》卷14開示:「如餘沙門、婆羅門食他信施,行遮道法,邪命自活,或為人呪病,或誦惡呪,或誦善呪,或為醫方、鍼炙、藥石,療治眾病,沙門瞿曇無如此事。如餘沙門、婆羅門食他信施,行遮道法,邪命自活,或呪水火,或為鬼呪,或誦剎利呪,或誦象呪,或支節呪,或安宅符呪,或火燒、鼠囓能為解呪,或誦知死生書,或誦夢書,或相手面,或誦天文書,或誦一切音書,沙門瞿曇無如此事。」世尊已經很清楚開示,咒術之類的法,本身是因緣所生法,是虛妄不實的法,而且與真實佛法無關,所以禁止咒術在僧團裡出現。因此 釋迦世尊在經中曾開示:在沙門瞿曇眼裡,沒有咒術等類可以在僧團存在及發生。因此 釋迦世尊在創立佛教時,對於那些妨礙佛道修行與迷信的惡咒密法,持反對態度,禁止不用吠陀思想中的真言、密語等一切咒語,乃至宗教儀軌等法均被排斥,對於民間的禁咒和婆羅門教中的明咒,也是嚴格禁止。

可是到了密教裡,從最初追求現世利益有關,演變與成佛有關。這是因為密教行者認為,它是諸佛菩薩的祕密語,含有諸佛菩薩不可思議力量,是諸佛菩薩大悲心的流露,具有攝持眾生的力量存在;因而口誦真言之語密,在密教行者成佛過程中佔有非常重要的一環。所以有一位學者曾大略描述如下:在佛教發展過程中,陀羅尼的性質也漸漸轉變,由最初集中精神憶持佛法的原意,附加避難除災的功能,到最後與成佛結合起來。如公元六世紀以前所譯的初期密續,都是祈求現世利益,和成佛無關。到了七世紀中葉漢譯的密續中,誦陀羅尼和成佛,已經結合而不可分離。如印度中期的真言密教的《大日經》、瑜伽密教的《金剛頂經》,其修法目的已由除災招福的現世利益,演變為成佛了。

從密教的信仰實踐上來看,咒術性是密教的重要特徵之一;密教在傳入中國的各個階段,無論是在譯經上還是實踐上,都突出這一特徵。從歷史唯物主義的認識角度來看,這種種咒術不足為外人道;但是當時認知的條件下,密教能在短時期內迅速流布,其神祕莫測的咒術力,確實起到了重要作用。因為這樣的緣故,密教行者普遍認為,只要唸某種真言,就能得到密教某一尊佛菩薩的加持,咒術在密教裡變得很重要。所以《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在卷1曾說,它是方便為究竟當中的語密;而且還在卷2特別強調:「復次,祕密主!此真言相,非一切諸佛所作,不令他作,亦不隨喜,何以故?以是諸法法如是故。若諸如來出現,若諸如來不出,諸法法爾如是住,謂諸真言,真言法爾故。」(《喇嘛密續》)《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認為:不論諸佛出興於世還是不出興於世,真言的法相就是實相法,從本以來就存在,不是不存在,所以密教行者才要口誦真言,來成就密教所謂的佛道。

綜合上面所說,密教真言的起源,是緣自於古印度的吠陀時期,它本身是巫術、咒術等類,不是佛菩薩所說的咒語,為後來密教行者所傳承及使用,成為真言密教成就佛道一個很重要的環節,也是密教實踐佛道的手段之一。如果三密當中,缺少口誦真言的語密,根本無法成就《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所說方便為究竟的佛道,乃至無法於此生此世成就佛道,所以密教行者對於口誦真言這件事相當注重。

可是在真正的佛教裡,反而對它不注重,而是注重三乘菩提的追求。因為三乘菩提的實證,可以讓人解脫生死以及成就佛道;那些巫術、咒術等類,不僅與三乘菩提無關,而且也不是諸佛菩薩所說的咒語,那是妖邪魑魅魍魎之類鬼神所說的咒語,本身是不清淨的。所以 釋迦世尊才會禁止巫術、咒術等類,不讓它在僧團裡出現。

或許有密教行者會提出質疑,釋迦世尊不是在《心經》也說般若波羅蜜多咒嗎?並說它是大神咒、大明咒、無上咒、無等等咒,證明咒語在僧團裡已經出現了,為什麼 釋迦世尊還要禁止咒語出現呢?

說明如下:《心經》所說的咒語,並不是傳承於吠陀時期的咒語。因為吠陀時期所流傳的咒語,乃是禳災、祈福等巫術、咒術之類,主要是用在趨吉避凶等類的世間法,並不是由 釋迦世尊所宣說的咒語。而《心經》所說的咒語,是用來求證世出世間法的佛菩提,兩者本質截然不同,不可等同視之。更何況《心經》所說的般若波羅蜜多咒,乃是 釋迦世尊為菩薩們開示一切有情的自心如來,祂從本以來就在,是沒有任何五蘊十八界、四聖諦、十二因緣等法之任何一法存在極寂靜的境界;也告訴菩薩們如何去親證,當菩薩於一念相應慧親證自心如來以後,照見五蘊十八界等法存在的同時,還有一個與五蘊十八界等法同時同處配合運作的真心,祂不僅真實存在、寂靜,而且也沒有任何苦可言。菩薩如是了知以後,轉依自心如來無有一法存在極寂靜的境界,因而確定《心經》的開示,能除一切苦,真實不虛。所以《心經》所詮釋的,就是描述自心如來自住的境界,也是無有一法存在極寂靜的境界;以及告訴菩薩們,如何去親證一切有情真心而成為真實義菩薩。然而密教所說口誦真言等咒術,非但沒有為眾生除一切苦,反而還要誅殺有情,讓眾生處於恐懼的狀態中,像這樣咒術,還會是由佛菩薩所傳的咒語嗎?想也知道,當然不可能!因為那是鬼神所傳的咒語,卻假冒佛菩薩名義用來惑亂眾生之用。

又從另一方面來探討密教所謂真言的本質,既然要持真言,免不了要透過肺、喉嚨、口、舌等肢體,以及空氣振動等緣而成就,如果不透過這些眾緣,無法成就密教行者口誦真言這件事。既然是要透過眾緣而成,當然不是本有的法,是生滅的法,未來一定會壞滅的。所以是虛妄不實的法,怎麼會是《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所說諸法法爾如是之實相法呢?顯然《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說法不正確!再者,口誦真言,本來要經歷一段時間與空間的過程才能成就口誦真言之事,它本身為行陰所攝,既然落入行陰當中,是為五陰所攝,怎麼會是《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所說法爾如是的實相法呢?

三者、行者口誦真言時,一定要很清楚知道自己所誦的真言內涵是什麼,這不是已經落入耳識與意識當中嗎?為什麼?因為耳朵要聽得清清楚楚,意識要分辨得明明白白,否則密教行者無法了知自己口誦真言是否正確以及清楚明白。既然落入耳識與意識中,已經落入識陰當中,還會是《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所說,法爾如是的實相法呢?由此可知,《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已經落入識陰與行陰當中,連三乘菩提最基本的我見也沒斷,連菩薩最基本的明心見性也沒有,還會是密教行者所說的佛嗎?當然不可能!所以說《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所說的法,根本不是如實語,是大妄語。也不知道與識陰、行陰同時同處配合運作的真心在哪裡?還以佛來自居!以此虛妄不實的法來誤導眾生,實在太不應該了。

由此可以證明:《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乃是密教行者集體創造出來的佛,用來誤導眾生、惑亂眾生,使得眾生走上與三乘菩提無關的道路上,與三乘菩提越走越遠了。

然而菩薩要成就佛地的功德,一定要經歷菩薩五十二階位後才能成佛。譬如在十信位,對 釋迦世尊開示產生信心乃至具足信心,因而圓滿第十信位的功德轉入十住位。於外門廣修菩薩的六度萬行,並於第六度快圓滿時,進行煖、頂、忍、世第一法的四加行,觀察自他有情的蘊處界都是虛妄,雙印能取空與所取空,不再將意識我當作真實我,成就世間至高無上的智慧;也成就聲聞斷我見、證初果的功德。並跟隨真善知識的教導,以及正法的熏習,知道有一個真實心存在,所有的世出世間法都要以祂為依止,祂是一切法的根本。所以依照真善知識所教導的次法,去培植明心所需要的定力、慧力、福德,以及用真善知識所教導參禪正知見去參禪,於因緣成熟時一念相應慧而明心見性,成就七住滿心位不退的真實義菩薩,因而在內門廣修菩薩的六度萬行。第十住位,鍛鍊看話頭功夫、熏習眼見佛性的正知見、培植十住菩薩廣大的福德,於因緣成熟時,以父母所生肉眼而眼見佛性,親眼看見自己身心及山河大地虛妄的如幻觀,因而圓滿第十住位,轉入十行位修行。如是一一圓滿十行、十迴向,具足圓滿別相智的智慧,至少有初禪功夫,而性障永伏如阿羅漢,有初地前廣大的福德,以及進行大乘四聖諦十六品心觀行成就,最後在佛前勇發十無盡願,因而轉入初地而修十度波羅蜜。於初地開始布施,尤其是法布施,二地修增上戒學,三地修增上心學的種種禪定,四地、五地、六地修四聖諦及十二因緣的增上慧學,乃至十地修智波羅蜜,最後獲得十方諸佛的灌頂,使得大法智雲出現,圓滿十地功德,因而轉入等覺位。於等覺位百劫專修福德,為了成就菩薩的三十二大人相、八十種隨形好,所以無一時非捨身時無一處非捨命處,只要眾生有所需求,統統布施出去。於等覺位百劫修集福德圓滿,轉入妙覺位,等待成佛因緣成熟而誕生人間,於人間明心見性成就一切種智的究竟佛,因而圓滿佛地的功德,如是成佛之道,才是 釋迦世尊所說的成佛之道。

而不是如《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所說,連我見也不用斷,也不需要明心見性,更不需要斷煩惱障與所知障;只要口誦真言,未來就可以獲得金剛不壞之佛體,因而成就密教所謂的佛道。也因為《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連我見也未斷,尚且落在識陰、行陰當中,不離五陰境界,仍然是凡夫一個,怎麼有可能成佛呢?

由此可以證明,《大日經》乃是沒有明心的密教凡夫行者所創造出來的偽經,《大日經》的毘盧遮那佛,乃是後人所創造出來的凡夫佛,用來拉抬己宗的身分地位,以此來夤緣佛教,說是佛教的一支,以此來接受眾生的禮拜、供養;而且還與女信徒合修男女雙身邪淫法,造成丈夫戴綠帽、妻子紅杏出牆家庭破裂等社會問題,危害眾生、誤導眾生大矣。有智慧的佛弟子們!不應該被密教美麗的謊言所迷惑,而與密教行者共同成就破佛正法的共業。再回頭,那已經是很多劫、很多劫以後的事,已經不堪回首了。

由上面說明可知,《大日經》乃是後人集體偽造的經典,而藏傳佛教傳承於《大日經》的說法,表示藏傳佛教根本不是正統的佛教!是外道法;卻假借佛法名義混入佛門中說是佛法的一支,本質根本不是佛教,以此來誤導眾生,使得眾生失財、失身乃至大妄語,未來要受無量苦果。因此,有智慧的佛弟子們應該要遠離他們,以免與他們成就破佛正法的共業,而與三乘菩提越走越遠了。

說到這裡,時間剛好到了,今天就講到這裡。敬請各位菩薩下次繼續收看!

阿彌陀佛!

學佛釋疑(三)影音連結

正覺教團法界弘法

正覺教團弘揚「如來藏正法」|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電視弘法]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

搜尋法界弘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