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24, 2017
   
字型大小
DM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藏傳佛教非佛教 |  喇嘛的無上瑜伽修行,就是與女信徒性交

喇嘛的無上瑜伽修行,就是與女信徒性交!

─修習《菩提道次第廣論》是暗中為將來學密的性雜交作準備─

藏傳佛教非佛教 |  喇嘛的無上瑜伽修行,就是與女信徒性交

「趙見妻子不肯承認,立即拿出自己的手機,放出錄下的女子呻吟聲…黃女一時驚愣,才承認和貝瑪堪仁波切發生過性關係。」 「與信徒發生不倫關係的貝瑪堪仁波切,他所唱誦的藏咒『喇嘛千諾』(遙呼根本上師),被喻為可讓聽聞者頓生菩提心,更曾獲得台灣第12屆金曲獎的「最佳宗教音樂專輯」大獎。」 (三年前 ,2008.03.12《自由時報》)

「在台灣傳法的敦都仁波切,自稱是經達賴喇嘛認證的活佛…本刊連續三天直擊發現,白天他(敦都仁波切)是個莊嚴傳道的活佛;晚上竟搖身一變,和女信徒十指緊扣逛街,一起過夜! (三年前,《壹週刊》第308期)

「昏暗的房裡,只見林喇(仁波切)露出淫笑,他將女尼推倒在床,強壓在她身上,露出性器官想強暴她,女尼死命掙扎,只想保住佛家子弟最重要的貞節。女尼哭著回憶道:『他簡直是禽獸,我愈掙扎他卻愈興奮,甚至前後抖動,似乎很享受那種感覺。』」 (四年前,《獨家報導》943期)

「台北市議員林奕華今天陪同陳情人、受害者,揭發一位可能來自大陸西康,名為『佐欽林喇仁波切』的喇嘛,八年來不僅性侵多名女性,更假借名義騙取信眾大筆金錢。」 (五年前,95.07.14台北市議員林奕華辦公室新聞稿)

「我還來不及開口問他有什麼事,赤珠(仁波切)就撞進了房門,抱著我往床上推,我一面掙扎一面問他要幹什麼,赤珠(仁波切)說:他想和我做愛,我當時真是嚇壞了,赤珠(仁波切)撕破了我的衣服,我扺抗不了他的蠻力,事情就這樣發生了。」 (十八年前,《時報周刋》四十八期)

一名媽媽氣急拜壞來到中心,指名要找羅桑喇嘛,別人她都不想談,當時羅桑喇嘛面露驚懼和不安 ,我清楚的記得,那名媽媽說:「羅桑!你對我女兒幹出了什麼事! 你不知道嗎,她還那麼小, 她只是國小, 她還只是小孩子啊! 我是她媽媽,我叫你過來跟我談,不可以嗎?你這樣做,難道你忘了當初你為什麼出家嗎 ? (半年前,台中甘丹○○佛學會部落格http://tw.myblog.yahoo.com/gadencenter-taiwan/article?mid=683&prev=-2&next=-2&page=1&sc=1#yartcmt)

「尊貴」的達賴喇嘛的書中說:「…性高潮的時候,會自然地經驗到明光的微細層次…進一步發展的最佳機會是性交。」「在這些男女交合的情況中,如果有一方證

藏傳佛教非佛教 |  喇嘛的無上瑜伽修行,就是與女信徒性交

悟比較高,就能夠促成雙方同時解脫或證果。」「樂的經驗得自三種狀況: 一是射精,二是精液在脈中移動,三是永恒不變的樂,密續修行利用後二種樂來證悟空性。」(摘自《西藏佛教的修行道》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 出版)

我們不禁要問:「怎麼會這樣呢?」 那是因為嘉華仁波切(達賴喇嘛)以及他所率領的、藏傳佛教喇嘛們,都遵循著藏傳佛教祖師「至尊」宗喀巴最「純淨」的教法。

達賴的祖師藏傳佛教中的至尊宗喀巴,是怎麼教導喇嘛們呢?「密宗弟子應該深信自己的上師就是金剛薩埵『佛」,求得密法之前,要以年滿十二歲的童女(或者十六歲,或者二十歲,二十歲以上就不好,不過也勉強可以啦),也就是用自己的姐妹或女兒,奉獻給上師享用!」先供物請白者,以幔帳等隔成屏處,弟子勝解師為金剛薩埵,以具足三昧耶之智慧母,生處無壞(生殖器沒有損壞),年滿十二等之童女奉獻師長。」(摘自宗喀巴著《密宗道次第廣論》)

「講授完密宗雙身法的經典內容後,要進行實際的秘密的智慧灌頂,也就是要由上師和九位女子明妃一一進行交合,這些女子必須是十二歲到二十歲的各種年齡;然後將交合後的紅白菩提種子淫液,注入弟子的口中。就這樣子,進行四灌頂中的第三灌頂,先與一位明妃交合,進入性高潮,再與九位明妃交合,所取得的甘露淫液,來為弟子灌頂。」「為講經等所傳後密灌頂,謂由師長與自十二至二十歲九明等至(與九位明妃同時到達性高潮),俱種金剛(雙俱男女淫液的金剛種子)注弟子口,依彼灌頂(依這種方法來作祕密灌頂)。如是第三灌頂前者,與一明合受妙歡喜(與一位明妃共同合受性交的快樂歡喜);後者隨與九明等至(第四灌是喇嘛隨即與九位明妃共同到達性高潮),即由彼彼所生妙喜,……(而認為自己成佛了)。」(摘自密宗至尊宗喀巴著《密宗道次第廣論》)。

宗喀巴最重要的思想,記錄在二部《廣論》之中,裏面完整的教導信徒,如何從一個凡夫修行成藏傳佛教「佛」的過程:要先修習《菩道道次第廣論》,然後再修習《密宗道次第廣論》,密宗道最後

藏傳佛教非佛教 |  喇嘛的無上瑜伽修行,就是與女信徒性交

的階段,要經由男女之間的性交,以及與母親、女兒、姊妹的亂倫交合,還有人與畜生、女鬼、羅剎女的雜交,來成就藏傳佛教的「報身佛」,這其實不是佛教中所說的佛。

台灣多年以來,由新竹鳳山寺日常法師(已往生)長期推廣的「廣論研習班」,就是專門教導《菩提道次第廣論》,特別喜歡招攬高階知識分子(例如學校的教師、公務員)加入,再藉由這些教師當做種子,向外推廣「廣論」思想; 由於日常師父刻意的切割《菩道道次第廣論》與《密宗道次第廣論》之間的關係,所以絕大部份「廣論」班的學員,並不知道自己所學習的「廣論」正是將來男女雙修法的預備班,所以當別人問起廣論與男女雙修法的關係,學員們通常會說「真的啊?我沒聽師父說過」、「我們不學那個啦,我們學的是顯教」、「我們師父說那個是很高很高的法,根本沒有人有資格修啦」。

真的是這樣子嗎?日常師父說:「(宗喀巴)尊者還修了一種法叫明禁行,他能使自己學的三摩地定很堅固,不被動搖,那是一種特別的方便;尊者專門修這個,修得很有成就。」,但是日常師父卻不說明「明禁行」的意涵。

宗喀巴在《密宗道次第廣論》說明禁行是:「授禁行的意思,就是在第四灌頂後,上師將明妃女人交給弟子行男女雙修淫行;這樣的明禁行是無上法,如果有愚笨的人不肯男女雙修,那就得不到成就。」宗喀巴還說:「未受密宗三昧耶戒之前,若與比丘尼或自己母、女、姊、妹或畜生女行淫,這是犯了根本重罪;但是如果受了密灌(的明禁行—三昧耶戒)以後,依密宗雙身法雙修,不但不犯戒,而且還有大功德!」。

漢人中修密宗的大成就者陳健民上師也說明:「上師為弟子舉行密灌,必須在壇城內佛像前與佛母女人先行行淫,取得男性精液、女性淫液的混合液體,才能用來為弟子灌頂,這樣才是佛的事業。」 (摘自《曲肱齋全集》之第三集 )

藏傳佛教非佛教 |  喇嘛的無上瑜伽修行,就是與女信徒性交

善良的「廣論」學員會說:「我們可沒有學習雙身法,也不想學。」 但是祖師爺宗喀巴在《菩提道次第廣論》最後結束時,殷殷向學習廣論的人保證:「學員們!如是修習了菩提道次第廣論,接下來你們不用懷疑,一定會進入密宗道;因為密宗比顯教所有的法,都更為希有尊貴,密宗道能夠快速的圓滿成佛的資糧!」、「要入密宗道,得先要用財寶等供養上師,上師才會傳你密法。」、「能夠遵守上師所傳的三昧耶戒,則可以學習無上瑜伽的生起次第;生起次第學好了,就能學習圓滿次第的氣、脈、明點法,最後就可以修習男女雙修法了。」所以當一個人開始進入「廣論」研習班後,就已經不知不覺地、一步一步地,掉入下墮的陷阱之中了。

廣論》的學習順序,是先修下士道、接下來中士道、然後上士道,而進入密宗無上瑜伽,所以宗喀巴的《菩提道次第廣論》和《密宗道次第廣論》,根本是同一本書分成二個部分來出版,裏面的修習次第乃是完全連貫的。

學《廣論》的人常說:「我們只學習廣論的顯教思想,不學密宗。」但是依作者宗喀巴的教導,二者本是一體:密宗道是身體,菩提道是四肢。請問:沒有了身體,四肢可以單獨存在嗎?

廣論》的三士道也是錯誤百出,與釋迦牟尼佛所教授的二乘道與佛菩提道多所違背,總的來說:一、《廣論》認定意識心是一切法的根源,否定了釋迦佛教導的第七識與第八識,所以信受它的人,永遠沒有辦法證得三乘菩提中的任何一乘菩提,全都不可能出離三界。 二、《廣論》完全沒有教導學員:即使只想要出離欲界,都必須要遠離欲界五欲的貪愛。所以學習《廣論》,連上升色界天當凡夫也作不到。 三、所以依《廣論》所教導,死後的最好結果,就是守五戒、行十善,捨報能往生欲界天。然而這個持五戒行十善以後往生欲界天的大前提是:要依照釋迦佛的教導承認意識虛妄而相信有第七識意根與第八識如來藏

然而,對於《廣論》的學員而言,即使是想要守五戒保住人身也很難作得到,因為《廣論》的本身就已經處處在為將來修雙身法作準備,裏面的實修法「止觀雙運」就已經隱藏著將來修習雙身法的前行準備;例如日常法師生前每每教導說:《廣論》要學得很有成就,才有可能去學習密宗道。 但是宗喀巴卻在《廣論》中隱晦地說:「如果廣論的行者,未通達在淫樂中空無我的真實義,但是一樣可以在淫樂觸

藏傳佛教非佛教 |  喇嘛的無上瑜伽修行,就是與女信徒性交

中,執持心令心不去分別,則這樣的人,雖然還不解空性,但是也可以生起無分別定,二者並不違背。」也就是暗示學員:即使是《廣論》尚未學習完成,一樣可以同時兼修密宗道而得到成就,二者並不相違,在西藏就已經是這樣了。可是一旦正式開始修密宗,則必然會違背《廣論》說的五戒:殺(必須血食、肉食以增強性能力)、盜(偷盜他人之配偶)、淫(與多眾生修雙身法)、妄(自謂我即是報身佛)、酒(喝酒當作吃甘露)。

宗喀巴又接著隱晦地說:「若能夠由這個止觀法門長久攝持其心,以修習這個能攝心的第二灌頂的風息力,則可以出生堪能修習第三灌頂雙身法的力量,在男女雙修中,身與心都能出生喜樂;喜樂出生後,由意識心明了地感受喜樂之相,了知喜樂與空性,二者無二無別,能做到這樣子的人,則證安樂的無分別定,則是證得真實法性! 但是以上所說,也不見得全對,因為即使是還沒有趣向真實空性定的人,也可以極多分地明了雙身法中的喜樂與無分別定。」也就是還沒有正式修習雙身法樂空雙運的人,也可以多分地證得無分別定,所以即使是對於《廣論》尚未修習完成的人,也有可能極多分地去修習雙身法中的「無分別定」。

因為在《密宗道次第廣論》中,宗喀巴明白地交待:「沒有色身,就沒有男女交合;沒有男女雙方性器官的交合,則男精液白菩提、女淫液紅菩提就不能降下流注;若不能降下流注,則意識的觀察慧,就不能觀行男女性交中的喜樂與空性相合境界。」也就是說,宗喀巴的二本《廣論》,所鋪設的一切修行法門,全部都是為了修習男女雙身法為目的,藏傳佛教認為除此之外,別無他法可成「佛」。

所以,宗喀巴在《菩提道次第廣論》中所說的止觀雙運道,不但是為了未來修密宗道準備,實際上根本就已經鼓勵聰明的學員們,要現前就去實修密宗道;事實上,在西藏也是如此,格魯派喇嘛們尚未修習完五大論,顯宗學院課程尚未完成,即可去參加各種密宗道的灌頂與教學,完全是個人的選擇,無人會阻擋。在台灣傳法的喇嘛們,沒幾個人真正畢業於上、下密院,所謂「顯宗修好了,才能修密宗」的說法,只是用來籠罩外行人的話。

所以《廣論》的止觀品到了後面,宗喀巴乾脆直接挑明了說:「要緣自身為天色身、緣骨鎖、緣骨杖(即是修習生起次第第一灌頂「天瑜伽」),要緣於修風息、緣於風息生起細相、緣於明點、緣於明點融化光(即

藏傳佛教非佛教 |  喇嘛的無上瑜伽修行,就是與女信徒性交

是修習圓滿次第二秘密灌頂),還要緣於喜樂(即是緣於圓滿次第第三智慧灌頂男女雙身修法)。」這是在《菩提道次第廣論》中白紙黑字以隱語指示應修雙身法,何止於司馬昭之心!

也因此,多年以來,《廣論》研習班一直都沒有傳授廣論書中最後一個部分──止觀實修法門;所以信徒僅限於三士道理論上的研習,光是「消文」(明解廣論的句讀文意)就耗去了大部分的時間。雖然日常法師生前數次說要傳授這個部分,但最後總是不了了之;以日常師父的聰明與多聞,會不知道宗喀巴在這個部分的隱語密意嗎? 若不依宗喀巴本懷傳授止觀雙運,又如何將《菩提道次第廣論》接軌於《密宗道次第廣論》?

所以,宗喀巴才會說:學習《廣論》的人,未來必會學習密宗道無疑!

廣論》中除了戮力接軌於密宗之外,另外就是要建立學員對於「性空唯名」的堅信不移,這樣才能深信男女性交中的喜樂與空性無二無別! 所以《廣論》用了大篇幅來貶斥其他宗派,獨顯出無因論的緣起性空為究竟的宗見,植立意識為染淨的根本。也就是認為:三界諸法,皆是觀待諸緣而產生,法法皆無實性,但識陰中的意識卻是不生滅心;通達此見解的人,即為通達空性見。宗喀巴的陰謀是:用這樣的空性見,才能使密宗信徒相信雙身修法中的意識心所觀雙身法淫樂境界為真實不壞境界。

然而這樣的空性見,只以眾「緣」而生萬法;卻不知藉緣能生萬法的「因」在何處;不但是違背了 佛在初轉法輪的阿含諸經中所說的「名色之外有入胎識本識」,也違背了二轉法輪大般若經中「(諸法)從本際來」,更直接的違背了三轉法輪中,佛說真如如來藏才是第一義諦;所以宗喀巴與高徒克主傑,只好說:「佛說了:二轉法輪才是究竟法。但是很多眾生聽不懂二轉法輪的法,所以佛只好又說三轉法輪的法,來攝受這些著有的眾生。」這就是明示了佛不能了知眾生心境界,即是大大的謗佛。

光是藏傳佛教中,其他的宗派祖師,就已經不能贊同《廣論》的空性見了,例如寧瑪派近代的大祖師蔣揚米旁(不敗尊

藏傳佛教非佛教 |  喇嘛的無上瑜伽修行,就是與女信徒性交

者),在《如來藏大綱獅吼論》中責備執緣起性空的(宗喀巴)說:「雖然允許此如來藏心是三界法中的法,這樣子不能成佛是正確的,但是說一切緣起無實也不一定能成佛。 儘管土石等一切法是無實的,但誰也無法安立凡是無實都能成佛。僅以緣(起性空故)無實能斷障就將其立為(正確的)種性,也是下劣的,因為在你承許僅緣(起性空之)空性遣除所知障是無根據的,而尚需無邊福德資糧輔助(方能成佛)的同時,卻又將如是無遮分許為(即是)如來藏則毫無意義。因為此者應成(為)和聲(聞)緣(覺)共有的種姓了,以此不能成佛,即是僅憑這一點安立不了任何能遣除所知障後,(能)出生一切種智的道理,以及(並且此緣起性空)自體沒有明智分故,在成佛時以彼不可能了知任何法!」,請注意,米旁仁波切用「下劣」這個詞來形容宗喀巴這種人。

在白教噶舉派中,噶瑪噶舉的第八世噶瑪巴米覺多傑,強烈地批評宗喀巴性空唯名是「小分空」(只有一小部分的空),把這種空見叫作非真實存在的虛法「托體(substratum)」,乃至於現在的廣定大司徒仁波切,說性空唯名的思想是「不堪任宗教精進的基礎」(是一種無意義的哲學思想而已)。

至於薩迦派中的大學者索南辛給(福德獅子),措詞嚴厲地批評《廣論》的空性見是「斷滅見」,認為這種見解根本是「被魔所迷」的見解。

這些三大派的祖師,雖然並未實證佛所說的真如,尚且都能看出:宗喀巴性空唯名即是相同於外道的斷見、兔無角的戲論見。

藏傳佛教以男女性交中,意識觀察的眾緣和合無所有的境界,說成是成佛境界,實質上卻是認定眼耳鼻舌身識及意識所住的雙身法淫樂境界為不生滅境界,連我所見及我見都無法斷除──連聲聞初果聖人的智慧都沒有,就別說阿羅漢們出三界生死的智慧了。至於菩薩們所證的明心開悟實證第八識如來藏而產生的宇宙萬有本源的智慧,就更不懂了。假使藏傳佛教這樣的成佛法門可以算數,那麼日本許多拍攝A片的男優與女優們,他們都能夠遍身快樂,也知道那快樂是空無形色的「空」,那就應該都成為藏傳佛教的「報身佛」了。然而這算是那門子的「佛」?因為這與釋迦牟尼佛所教示的佛陀境界完全無關。

在台《廣論》隨學者,對《廣論》修學次第,涉入尚未很深,又未研討奢摩他與毗缽奢那二章,又未入金剛乘修學雙身

藏傳佛教非佛教 |  喇嘛的無上瑜伽修行,就是與女信徒性交

法,還不構成如阿闍世王所犯之重罪;但是起修《廣論》時惡業種子已經被種下心田中,此邪法現在不修,將來緣熟一定會依其中「止觀雙運」的教導而修。應趁現在即將進入藏傳佛教密宗之前,如同末學一樣尋覓真善知識,天天作懺悔等事,直到好相出現,並修學明心見性之法,免除地獄業,這才是正途。】(《廣論之平議》徐正雄 居士著)

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達瓦才仁表示,印度佛教密宗經典,確實記載有『無上瑜伽修行』的觀點,指的是當修行到最早境界…。但達瓦強調,沒有任何一個藏人、喇嘛、僧人這麼做,因為藏人認為自己不可能達到那種境界,所以不會去做雙修的事。」(2010.12.15《自由時報》)達瓦才仁其實是公開欺瞞大眾,因為達賴喇嘛至今仍在教導喇嘛們與女信徒常常交合,藉此求取遍身大樂而成就密宗自己施設的「佛道」,在達賴喇嘛公開發行的書中都不隱諱這個事實。

「精研佛教歷史的前台大哲學系教授楊惠南說,早期瑜伽修行法在印度確是一種宗教行為,目前有部分藏傳佛教支派吸納了印度教的做法,將所謂性交修行也納入,這與釋迦佛所強調的傳統佛教精義確有極大出入,正覺的提醒及批判並不意外。」(2010.12.15 《自由時報》)楊教授精研佛法數十年,洞燭藏傳佛教佛教的本質,令人讚歎。

「這家精舍的陳姓義工指出:『他(赤珠仁波切)不但認為他沒錯,還四處散播她勾引他的惡毒言詞,還說他成全她,是大發慈悲心。這種有違佛理的話,他也說得出口!』」(十八年前,《時報周刋》四十八期) 對於赤珠來說,他是執行宗喀巴祖師的教法,性侵女信徒是為了讓對方「即身成佛」,當然是「大發慈悲心」的表現啦!

以上的報導只是冰山的一角,被性侵藏傳佛教女信徒,百分之九十九點九都怕被公開而敗壞名節,總是隱忍下來,數目難以計算。十八年來,藏傳佛教喇嘛性侵害台灣婦女的事件,不但沒有減少,反而與日俱增;但這不能怪罪於喇嘛們,因

藏傳佛教非佛教 |  喇嘛的無上瑜伽修行,就是與女信徒性交

藏傳佛教的教義本來就要求喇嘛必須與女信徒交合而求取遍及全身的淫樂,他們的教義認為這樣就是成佛了。喇嘛們若不教導信徒們男女互相交歡(輪座雜交),反而是違背藏傳佛教教義的。反過來說,喇嘛們看準了台灣婦女不願被公開而受到二次傷害,更不願承受「破壞佛門和諧」的罪名,因此毫無忌憚地假借佛法的名義繼續誘姦或強姦女信徒;絕大多數人財二失的學密女性,只能默默隱忍,成為心中永遠無法痊癒的傷口,成為永遠不能讓丈夫知道的痛楚。這也使得喇嘛們口耳相傳、有恃無恐、橫行在台灣的大街小巷,依著藏傳佛教男女雙修法的教義,繼續尋找下一個「明妃」與「佛母」──繼續永無止盡殘害台灣善良女性。

藏傳佛教的無上瑜伽男女雙修法,原本是婆羅門教中的修行法,在吠陀書中已有此思想,又如婆羅門教之中,圓滿人生的目的,要實踐 「法、欲、利、解脫」四個部分;「欲」是指人生活在世間所享受的情感,例如娶妻生子;後世便有《印度欲經》( karma sutra ) 來指導男女性交的部分。又如時輪金剛法中的六支瑜伽,六支為調息、制惑、禪那、靜慮、思擇、三昧,都脫胎自印度教的慈愛奧義書。

例如印度教的奧義書中記載:【「一個人指揮一個女人是音節”四”;裝飾她是波羅多婆;同床共枕是優笈多;共度良宵是波羅提訶羅;雨收雲散是尼訶那,這是交織在性交中的婆摩提耶沙摩。明白了婆摩提耶沙摩交織在性交當中的人,可以不受分離之苦,並且在每一次的交媾中生殖,他享受著長久而光輝的生命…,對他來說,那偉大的訓條是『不可以拒絕一個要求性交的女人。』」】後來正式發展為印度教中性力派的譚崔瑜伽的修行法,並且滲透進入了佛教,就成為被藏傳佛教繼承下來的無上瑜伽的根本修行法──譚崔。於是藏傳佛教的密咒大力讚歎女性生殖器:嗡嘛呢唄咩吽。這咒語的意思是:喔!摩尼寶珠在蓮花上。蓮花是指女性生殖器,摩尼寶珠是指女性的陰蒂,有時是指男性的龜頭。不知內情的密宗信徒或歌星們,還常常掛在嘴中唱個不停,不知道自己已經因此種下未來世修練雙身法的種子。

所以,藏傳佛教的無上瑜伽法就是印度教的譚崔(tantra),不是真正的佛法,反而是全面違背釋迦牟尼佛教導的邪法,只會使眾生向下沉淪,死後墮落到畜生及地獄中;修學佛法求解脫的佛弟子,一定要遠離這個地獄法門台灣女性應該懂得保護自己,避免喇嘛假藉佛法名義性侵;至於想要學佛的人,也應該懂得保護

藏傳佛教非佛教 |  喇嘛的無上瑜伽修行,就是與女信徒性交

自己藏傳佛教的修法,都與佛教二乘菩提的修法完全無關;因為既不能使人斷我見、證初果,反而使人增長我見及造下邪淫重罪,嚴重犯戒。也與大乘菩提的修證無關:《廣論》修得越久,越不能證得大乘佛法,也與禪宗的開悟距離越來越遠;所以藏傳佛教的各種修行法門是與佛法全面背道而馳的,根本不是佛教

除此之外,我們更看到了諸多善良的鄉親長輩,由於不知內情而競相夤緣喇嘛們,以求消災祈福;乃至貴為總統、市長者也不例外,莫不如是攀緣達賴喇嘛,都不知道達賴的真面目,使人不禁要問喇嘛們:「自己造惡業,還能幫人消業嗎?」常常淫人妻女的造惡業者,來世不可能再獲得人身,您如果請淫人妻女的喇嘛們來為我們祈福,有效嗎?其二、台灣宗教類的性侵女性事件,以喇嘛教為最大宗,已經曝露出來的永遠只有冰山之一角;民間的道教神壇性侵事件,也是以喇嘛教的雙身法作為理論基礎而對女信徒實行誘姦或性侵,所以喇嘛教是台灣不斷發生性侵事件的主要根源。最後,請有智慧的讀者評一下理:知道所有內情的我們,該不該出來講明白、說清楚?我們該不該救護全台灣的男人與女人避免三度被喇嘛教所侵害?

保 護 了 台 灣 善 良 的 女 性

就能免除台灣男人

喇嘛暗中戴上綠帽子

財團法人正覺教育基金會中,有許多學術專家深入研究喇嘛教,有了具體而且不可能被喇嘛教推翻的成果,這是永遠的事實。我們本諸生命關懷、社會教育,增進社會善良習俗的善願,確實了知每一個暗夜中,那些獨自啜泣的受害台灣女性心中永遠的痛,所以不能視而不見,不能像各大佛教團體一樣鄉愿而不肯指出事實。為了避免更多寶島的婦女遇害,為了避免更多善良修行人的家庭破碎,我們必須將事實真相呈現在大家的面前,大聲呼籲善良的社會大眾及想要修行的人們:請慎選真實的佛法去歸依,請慎選正確的修行方法,不要掉入藏傳佛教男女合修的雙身法陷阱中,請支持我們保護台灣所有女性免於喇嘛們假借宗教修行而作的性侵害,所以我們這樣呼籲:

凡是想要修學佛法的人,請遠離與佛法全面背道而馳的藏傳佛教;凡是不想被喇嘛假借佛法名義性侵的台灣女性,請遠離藏傳佛教;凡是不想被喇嘛們暗中戴上綠帽子導致家庭破碎的台灣男人,請勸導您的愛妻與愛女遠離藏傳佛教

藏傳佛教非佛教 |  喇嘛的無上瑜伽修行,就是與女信徒性交

最後,我們正覺教育基金會主張:

一、 請大家共同宣導:依藏傳佛教根本教義,努力學得很快的女信徒終究必須與喇嘛雙修之事實,以保護台灣婦女免於被喇嘛藉假佛法性侵或誘姦。

二、 教育社會大眾了知藏傳佛教的男女雙修本質,使台灣男人免除被喇嘛戴綠帽的恐懼,使善良的台灣民眾免於家庭破碎。

三、 維護台灣社會傳統的善良風俗,拒絕藏傳佛教無上瑜伽男女雜交違反公序良俗邪淫法進入寶島福爾摩沙。

四、藏傳佛教的各種修行法門都與佛法三乘菩提的實修無關。屬於佛教的三乘菩提解脫、成佛正法,還給佛教;屬於印度教的譚崔性交雜交的藏傳佛教無上瑜伽,應該還給印度教。

五、希望大家不要阻止我們保護台灣女性、台灣家庭的義舉。(當各大佛教團體都不願意出來當惡人而得罪藏傳佛教,我們卻願意當這個惡人;只請求大家不要來阻止我們保護女性、保護善良家庭的善行、義舉。)

六、當藏傳佛教全面回歸真正的佛法而遠離無上瑜伽(印度教譚崔)雙身法時;或者雖然繼續實修雙身法而常常暗中與多數女信徒性交,但已宣稱他們不是藏傳佛教而全面改名為喇嘛教,並且承認雙身法是他們始終不變的主要教義而不再遮遮掩掩矇騙信眾,我們將停止評論藏傳假佛教的一切行為。

我們還有更多的喇嘛性侵台灣女信徒事件資料,以及藏傳佛教四大派祖師所傳授有關男女性交雙修的資料,都具足寫在我們的出版品中,歡迎函洽本會索取相關資料。註:正覺教育基金會從事社會教育及宗教文化的教育,本會電話只有在夜間上課時才會有人接聽,白天請勿來電。索取具體的相關資訊,請來函本會免費索取:103台北市承德路三段267號10樓,正覺教育基金會。本會不向任何人勸募錢財,請拒絕任何人以本會名義所作的勸募。

財團法人正覺教育基金會 02-25957295

轉載自正覺教育基金會全球資訊網 http://foundation.enlighten.org.tw/dm/5

DM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文宣DM]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