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5, 2017
   
字型大小
 
藏傳佛教是喇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概說藏傳佛教(藏密、密宗

       概說密宗:本書所說之密宗者,乃謂今時弘傳於人間之藏傳佛教密宗,非謂佛法中証得密意之秘密宗旨也。密宗之初始,本是藉諸密咒真言、藉助諸佛菩薩及護法龍天之力,以求達到世間之身心安樂,而免產生佛法修行上之障礙,是故初始唯有藉諸密咒求護法神護持之法與儀軌,非如今日密教之法義組織嚴密。藏傳佛教密宗法義之組織嚴密,乃是經由後來之日漸增補、及蒐集外道法與佛法名相之後,再蒐求外道男女合修淫樂之雙身修法理論而納入佛教中,然後以此雙身修法之理論而前後貫串之,方有今日之規模,非如顯教之三轉法輪而圓具三乘菩提一切法,亦非如顯教之於四阿含中已隱顯函蓋三乘一切法;故說藏傳佛教密宗諸法乃是後來之凡夫俗子,依於妄想而建立增補之虛妄法,並非真正之佛教。   

      藏傳佛教密宗所說法義之荒誕不經,真可說是匪夷所思,乃是索隱行怪之宗教,本質並非佛教。而藏傳佛教所說解脫道及佛菩提道,則又完全悖離三乘經典之真實義理,誤導眾生極為嚴重,令諸學人久修佛法而無所証,並且漸入歧途,沈溺於三界有漏有為法中;修之愈久,陷溺愈深,不能自拔,必將導致永世輪迴、乃至墮落三途,貽害學人極為嚴重。 

     然而如是嚴重事實,少人能知;乃至藏傳佛教密宗內外或雖有人知之,而不敢言;誠恐據實言已,招致密教人士之群起而攻、百般辱罵、乃至害命;唯有默誌於心,尚不敢公開明說,何況敢形諸筆墨文字?由如是緣故,致使藏傳佛教密宗之實質,長久以來不為一般學佛者所知,乃至高級知識份子如陳履安先生者亦受矇騙而不能警覺。 

     如今世界資訊發達,學人教育程度普遍提高,基本佛法已普遍被一般學人所知,若有人能不畏藏傳佛教密宗強大勢力,敢出面據實指陳藏傳佛教密宗法義之邪謬處,令一切法王活佛仁波切皆不能置喙,令一切學人皆能理解密宗法義之邪謬所在,則能使諸顯宗學人不須捨顯就密──不須從正法中轉入邪道;亦能令諸藏傳佛教密宗學人乃至一切法王仁波切回歸正法,則古來密宗學人誤入歧途、久修無証,或誤修誤證、犯大妄語業而導致捨壽入地獄之情況,即可漸漸消除;古時天竺佛教滅於密宗手中之故事,便不會再重演於今時之台灣乃至未來之中國大陸,佛教法義便可保持純淨;此後千年之佛教流傳亦可無虞,今時後世廣大學人亦可免於古今密宗邪見之遺毒。 

       是故揭露密宗邪見、加以辨正邪謬之事,意義深遠而且重大,佛教界一切大德皆不可等閑視之。普願一切長老、大德、諸方學人、藏傳佛教密宗一切法王學人,皆能如實探討密宗之本質及法義之邪謬,捐棄成見,共為佛教之久遠流傳而攜手努力,造福今時後世學人。 

     復次,藏傳佛教密宗之一切學人特須警覺及探究:我入密宗之門學法修法,目的為何?若目的乃是為求世間法之強身及男女欲之享樂,則可不須在意上來之所說,可以繼續修學密法;若學密之目的,是為修學解脫道及佛菩提道,則應捨密就顯,不可再存身於藏傳佛教之內,蓋其所修諸法皆屬似是而非之邪見法故。若必欲留於藏傳佛教之內修學佛法者,應俟密宗之法義邪謬修正之後,方可修學;否則皆必誤入岐途,於佛法之修証,必定空無所成;乃至破毀菩薩重戒,雙身修法是故意邪淫故。亦可免除大妄語業之未來無量世無間地獄長劫尤重純苦重報,藏傳佛教一切即身成佛法之修證皆是大妄語業故。由是正理,呼籲一切藏傳佛教學人,應先探究自身學密之目的,而後冷靜探討藏傳佛教法義是否符合佛法二主要道之真意,然後慎重決定自己之去留,如是方為有智之人也。 

      藏傳佛教之邪見極多,要而言之,以應成派中觀之無因論邪見、及無上瑜伽雙身修法之即身成佛邪見為主要。其次則是索隱行怪之行徑:蒐羅一切外道所修、種種稀奇古怪之世俗邪見法門,納入佛法中,以之作為佛法之修行法門;譬如求甘露、遷識法…等,以之作為佛法修行上之証量,其實與佛法之修行完全無關。由其行徑古怪,違背佛法之理論與真實修行法門,故說藏傳佛教是索隱行怪之宗教。 

      復次,密宗之見、修、行、果,俱皆錯誤;灌頂諸法亦無實質意涵;而彼所傳遷識法,謂可由空行母將學人之本識遷往空行淨土或極樂淨土者,亦屬虛妄想;而密續之《大日經、一切如來真實攝大乘現證三昧大教王經》所說之觀想本尊成佛已,即名已成究竟佛者,更為虛妄。求降甘露之法,則是欲界天之有為法,與佛法無涉;至於五甘露等,更是荒謬淫穢之邪見妄想,無關佛法。 

      以肉身成佛而說肉身即是法身者,更是無稽;氣功拙火之修鍊,亦與佛法無關;觀想中脈明點為菩提心、以明點為阿賴耶識持命持身者,亦是外道妄想,非佛法也;修練寶瓶氣,欲成就禪定之四禪八定者,亦是外道虛妄想,完全無關佛法也。 
     至於宗喀巴將佛道次第顛倒,謂三轉法輪諸唯識經典為不了義法,以二轉法輪般若經典之「中觀總相智」為究竟法,而藏傳佛教黃教行者普皆信受不疑,非是有智之人也。宗喀巴於《入中論善顯密意疏》中,引述顯教諸經,以證成其所主張「無第七、八識」之說,亦皆是斷章取義,曲解顯教第三轉法輪諸經之佛意;完全不知「第三轉法輪諸唯識經所說諸法乃是證悟般若中觀者證悟般若總相智後所應進修之一切種智」,反誣最究竟了義之一切種智唯識真義為不了義法,藉此邪說而否定七八二識,令人不能責其為未悟般若者。又不知般若中觀所說乃是第八識如來藏中道性,妄謂「無如來藏」之「一切法空」即是般若之主旨,完全誤會般若正義,名為不知不證般若之凡夫也。 
     宗喀巴更規定黃教之上師資格,以其人之大小香(大小便)不臭而有香味者為能否擔任上師之標準,如是立論極為荒唐,與佛法之修證完全無關故。而宗喀巴所說秘密灌頂中,使用四脈流物(大香、小香、上師與明妃在灌頂壇行淫後所流出之精液與淫液)置於弟子舌上,謂由「嚐彼而生妙樂三摩地」,更為荒誕不經。而彼藏傳佛教學人學至最後階段之大樂光明、無上瑜伽、空樂雙運時,對宗喀巴等祖師所傳授:淫樂遍身持久不退、而能於極樂觸覺中樂空雙運,並體會樂空不二者,即是成就正遍知覺,以此為即身成佛之無上祕密法;竟然信受不疑,令人懷疑藏傳佛教行者究竟有無智慧?世俗有智之人尚能了知其謬,而學佛之人為學智慧,竟不能了知其謬,豈非顛倒?二乘人雖無般若慧,亦知應斷除欲界貪,乃藏傳佛教自稱「超越三乘」之無上密法,竟反而貪著欲界愛,空言「以欲制欲」而遠離三乘佛法,非是有智之人也。 

     至於天竺密宗月稱「菩薩」及宗喀巴之恣意否定七識與八識,令三乘佛法墮於斷滅論及無因論中,已非荒唐而已,直是破壞佛法根本、謗菩薩藏,《楞伽經》中佛說如是人已成一闡提人,而諸藏傳佛教行者竟然毫無懷疑、信受奉行,隨之否定七八二識,隨於宗喀巴等未悟祖師成就一闡提罪。 

      如是,始自天竺,中及西藏,今至全世界延續不斷之藏傳佛教密宗、種種荒謬邪見及破壞佛教正法諸行,少人知之,而無人敢公開明說。佛教歷經密宗如是長久以來之種種破法及摧殘,展轉傳至此土,實質法義幾已滅沒,少人能知能証佛所宣示之三乘法義,哪堪於此一息僅存之際、更遭藏傳佛教以種種外道法取代正法而加以摧殘? 

     若無人出而摧邪顯正,匡復實質了義正法,則昔年天竺佛教滅於密宗手中之故事,仍將重演於今日藏傳佛教傳揚之中國,誤導十餘億人;乃至隨於藏傳佛教之弘傳全球,必將於後世誤導全球學人;吾人若不加以辨正邪謬,致令全球學人普皆信受密宗藏傳佛教邪法時,後必致使佛教了義正法永滅於此世界。 

 

轉載自正覺教育基金會全球資訊網 http://foundation.enlighten.org.tw/fact/history/1

藏傳佛教是喇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藏傳佛教的真相]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