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26, 2017
   
字型大小
Share this

時間:2014年6月19日

簡介:今天我們非常榮幸地邀請到來自台灣正覺教育基金會的張公僕先生和余正偉先生,和我們大家共同來分享學禪智慧,開釋佛法精義。

 
分享學禪智慧 開釋佛法精義----中國訪談

中國網:你好!歡迎收看《中國訪談世界對話》,我是方悅。今天我們非常榮幸地邀請到了兩位嘉賓,他們是來自台灣正覺教育基金會的張公僕先生和余正偉先生,二位今天要和我們大家共同來分享學禪智慧,開釋佛法精義。首先歡迎二位!

張公僕大家好!主持人好!

中國網:那我們首先要問一下余老師,您從事佛法多年,那究竟什麼是佛法?它的精髓是什麼呢?您首先和我們大家來分享一下。

余正偉:好的,首先我們要謝謝主持人,也謝謝中國網有這個機會讓我們能夠來到這邊跟大家見面。

誠如主持人剛才所講的,佛法它本身是一個真實可證的一個東西,它不是一個玄學,不是説在想像當中想像出來的,即使是從釋迦牟尼佛當年開始在傳授佛法的時候,釋迦牟尼佛所説的每一樣東西都是由佛陀親自實證,親自走過來的路,同樣的東西教給弟子們,也一樣的這樣子能夠證實,這就是佛法

佛法它的內容是什麼呢?我們佛陀在人世的時候,他所説的佛法,我們把它統分為三乘佛法,以及在三乘佛法之前的人、天乘二法。也就是説當一個弟子來問佛陀,第一次見到佛陀,然後問説我要如何修行?佛陀首先會告訴他的是人乘之法,也就是説要怎麼樣做一個人,怎麼樣做一個善人,怎麼樣做一個好人,怎麼樣為你的社會、為你的國家盡到你奉獻的那一分義務,怎麼樣讓這個社會變得更好,怎麼樣讓這個世界變成一個清凈的國土,也就是必須要持守五戒:不殺、不盜、不妄語、不邪淫,以及不酗酒等等,有這樣的修養的一個人可以稱之為善人,他的未來就可以繼續保有這個人身,然後用這樣的人身來修道。

分享學禪智慧 開釋佛法精義----中國訪談

但是光是這樣子還不夠,更進一層的,保有人身之後,怎麼樣讓自己具有更大的福德,能夠上升到天界,那就必須要在原來的這樣的五戒的基礎上面更加的把它擴大,去行十善業,具備了這一切功德、福德之後,然後佛陀才開始為他説三乘的佛菩提道,三乘就是聲聞乘、緣覺乘,以及大乘佛法。前面的聲聞乘,以及緣覺乘,一般我們中國人把它叫作小乘佛法,就是説,相對於大乘而言説它們是小乘,倒不是説貶抑它們的意思。在二乘佛法當中,佛陀教導我們什麼是二乘佛法?要認清楚自己。我想現在這個社會上其實大概大部分人的問題都是並沒有辦法真的認清楚自己,西洋的哲學家也是這樣講,一個人他可以征服了全世界,卻征服不了自己的內心。整個佛法就是一個內觀的修行,什麼叫內觀?向內觀行,搞清楚自己是誰;自己的點點滴滴,從我們的身、口、意這三業上面,然後來看清楚自己過去所沒有看清楚的那個部分,觀察自己的身、口、意的行為,這個叫作觀行。

所以呢,在整個佛法的修行當中,不管是三乘佛法當中的哪一乘,它一定一開始的修行叫作資糧位,也就是説為了接下來要長途的旅行,我們説應該先準備好的資糧。那資糧位滿足之後,然後才有機會看見真實佛法的道路,叫作見道位;二乘法有二乘法的見道,大乘法有大乘法的見道,大乘法它是涵蓋了這個二乘的佛法。在見道位的時候,二乘的佛法他們是把自己,把這個山河大地統統看清楚了,到底什麼是五蘊,什麼是十八界,到底這個宇宙是怎麼回事,包括自己的過去、現在、未來他的情況是怎麼樣,這個就叫作觀行。然後當二乘人他把這一切東西依照著佛陀,依照著善知識的教授,將他徹底地看清楚之後,那麼他就不會再認為説這樣的一個山河大地、這樣的自己有什麼地方是絕對真實不壞的,因為終究是將幻滅。因此,二乘的修行人,當他看清楚這一點之後,他接下來再往下,他就會想説,那這樣的一個虛幻的東西,我要怎麼樣讓它們結束?於是就從初果證到二果、三果、四果,也就是阿羅漢位,到了阿羅漢之後,就入涅槃,也就是我們常説佛陀入涅槃的。可是大乘的佛弟子呢,他證到這個地方之後,他會發現這樣的一個虛幻的五蘊、十八界,它的背後的本源又是什麼呢?除了統統是虛假之外,還有沒有一個它背後的根源呢?所以佛陀這時候開啟了大乘的佛法,也就是前面為了二乘人所説的佛法,叫作初轉法輪。接下來為了大乘菩薩,佛陀説了二轉法輪以及究竟的三轉法輪;在二轉法輪的時候,弟子們終於在佛陀的教導之下,找到了「原來萬法有根源,萬法有實際」,也就是我們中國人説的真如心,法性、本性,或者叫如來藏。這就是佛法修行(入門)的次第。也就是説佛法它本身就是一個科學,因為佛法的一切都是建築在可以實驗、可以被驗證,而且是自我驗證,以及已經走過來的過來人的驗證上面,沒有一樣是屬於虛幻的幻象。也就是説如果説今天我們學的佛法變成一種在想像當中去得到的自我滿足,那就已經不是真實的佛法了。

在佛陀的教法當中,隨著不同眾生的不同的特性,叫作不同的種性,佛陀開演了許多不同的法門,比如説我們中國人非常熟知的唸佛法門,或者參禪、禪宗法門等等,這些法門就像是不同的交通工具,走著不同的路徑,但是最後它們會到達相同的目的地,乃至於它們中間所經過的經歷也是完全相同的。只是現在的學佛的人常常都忘了這一點,在佛法的修行過程當中,修行人會發現阻礙著自己的這些想法叫作無明,大部分的無明還是我們自己所看不見的,必須要一樣一樣把它給找出來。這些無明可以分為一念無明與無始無明,一念無明是説,佛弟子發現在任何現前的一面當中,它就已經存在的,比如説我見,又叫作見一處住地煩惱。也就是説什麼叫作我見呢?比方説如果我們去問一個小朋友,「小朋友!你在哪呀?什麼是你呀?」他會很高興地指著他的身體告訴我們,「你看,這就是我啊,這是我的手啊,這是我的腳,這是我的肚子」,也就是説,小孩子他會把他的身體當作是他自己的我。但是當我們長大以後,我們會發現身體只是我們所使用的工具罷了,真正背後的是我們的心,心才是真正的我。那麼什麼樣的心呢?我們會思考,我們會感受,覺得高興,覺得痛苦,覺得歡樂,覺得期待,這樣的心叫作意識心,大部分的眾生都會把這個意識心當成説「這就是真實的我」,然而這樣的一個意識心,其實它也只是一個工具罷了,它並不是一直存在的。比如説當我們睡著以後,這樣會思考的心就停掉了。那對於佛弟子而言,他想去知道到底什麼是真實的我,所以顯然這個眾生都有的「我見」,這不是真實的。

然後呢,在一念無明的第二個部分,也就是三界愛的煩惱,比如説我們喜歡欲界,喜歡色界,喜歡無色界,這樣總共加起來,我見、欲界愛、色界愛,以及有愛,這四種住地煩惱,就叫作一念無明;它阻擋了,它阻止了我們進入涅槃的可能。所以呢,二乘的佛弟子就是要順序地把這四種住地煩惱把它修除掉,修除掉以後,它就可以不在三界當中輪迴,而進入涅槃。但是大乘的佛弟子,他發現這樣的一念無明之後,還有一個根本的無始無明,因為它太微細了,所以我們一般人很少能夠跟它相遇,所以把它叫作一念無明之上的上煩惱,又叫無始無明。這個無始無明必須要等到大乘的菩薩,當他找到萬法的根源如來藏以後,他才能夠跟自己的無始無明相遇,順序地再將這些無始無明上煩惱把它們消除了、清凈了,那麼就達到了成佛的位階。也就是説所有的佛法,不管它所採用的是什麼法門,它都必須是在斷除一念無明以及無始無明上面用心。如果這個佛法他沒有辦法,或者説不用心,或者説他不努力地、不去斷除這樣的無明,那他就不能算是真正的佛法,因為佛説「斷結才能證果」。斷掉了那些把我們綁住,阻礙眾生向入涅槃,阻礙眾生向上的那些結,才能夠證得真實的果位。

比如説我們中國人當中,每一個人不一定學佛,但是每個人卻都會説“阿彌陀佛”,代表我們中華文化當中與唸佛法門是特別的親近。唸佛法門除了唸唸“阿彌陀佛”、“阿彌陀佛”之外,這個叫持名唸佛,持名唸佛修證到一個程度之後,就可以向上進入無相唸佛,無相唸佛再向上,就進入到體究唸佛,也就是在唸佛當中去找出到底我是什麼,真實的我是什麼,虛妄的我是什麼,最後終於能夠證入到實相唸佛的境界,也就是證悟了所有眾生本源的真如、如來藏。剛才主持人問到説,那這樣子佛法它的精髓是什麼呢?簡單來説,這個精髓就是證悟真如、如來藏,而這個真如、如來藏,是我們每一位中國人都非常熟悉的,大家一定都還記得佛陀拈花微笑,有一次大梵天王在佛陀即將入涅槃之前,他供養了金色的蓮花給佛陀,佛就隨手拈起了一朵花輕輕地微笑,弟子當中大迦葉尊者就也對著佛陀輕輕地微笑,揚眉瞬目,在這一瞬間佛陀就將萬法的本源真如、如來藏傳授給大迦葉尊者,因此大迦葉尊者就成為我們中國禪宗的第二位祖師。

分享學禪智慧 開釋佛法精義----中國訪談

所以從古代以來,禪門的文化它已經不單單只是一個宗教的想法,而是成為我們中國傳統文化的一部分,所有的士大夫,乃至於販夫走卒,大家都會以説幾句禪語,唸得“阿彌陀佛”,以此為榮。也就是説在印度的佛教滅亡了之後,這樣的一個佛法的精髓,它只存在於我們的中華文化當中了,而且與我們每一位中國人都緊密地結合在一起,即使到了今天,達摩祖師説現在是潛符密證,千萬有餘。也就是説雖然是工業社會的現在,能夠證悟真實如來藏的這樣的一個佛弟子,千萬有餘,這可以説是我們中華文化精髓中的精髓。這個精髓有趣的是,它不只出現在我們中國的漢文化裏面,在真的藏傳佛教十四到十七世紀的覺囊派,也就是從篤布巴到多羅那他,這一段時期它一樣出現在藏傳佛教當中。如果要説在精髓中的精髓,也就是即使是在證悟真如、如來藏,也就是大乘見道位之後,從見道位開始的修道位,叫作悟後起修。這一段的修行也只存在於我們中華文化當中,從唐朝的玄奘法師,也就是一般人所叫的唐三藏法師,又例如像是到了宋朝克勤圓悟大師,乃至於在西藏真的藏傳佛教裏面覺囊派當中,我們會很赫然地發現這些祖師們,雖然他們口中可能是操著不同的方言,但是同樣的教法卻在這些祖師悟後起修的教法當中是共同一體顯現的。也就是説如同玄奘法師所説,大乘的修行人第一個目標是能夠見道,也就是到達真見道位,此後悟後起修,進入相見道位,歷經三賢位,歷經十地的境界,等等,然後圓滿了自己的一切種智,最後終於能夠成佛。中國佛教的特色一向是實修、實證,每一樣成就的內容統統都是可以自我驗證;也可以這樣子講,這樣子一個完整的佛法的修學次第,它一直保存在我們中華文化當中,不僅是我們中華民族,也是整個全世界人類的瑰寶。

中國網:那我想今天我們所有的觀眾都是非常幸運的,因為在這裡可以直接聆聽大師和我們大家一同來分享佛法的智慧,當然有了這些智慧,我們所有的人都能夠更加開悟,獲得屬於我們的幸福。

在這裡我也想問張先生一個問題,可以説正覺同修會,它的創設就是遵循佛教的這種精髓,還有宗旨──到現在的,您能為我們簡單地介紹一下嗎?

張公僕好的,這個要從蕭平實導師當初他其實在二十多年前,很早就開始學佛法,當時也是跟在一般的一些大師的名下來學。在學法的過程中,他就依照大師的一些教法,以我們的意識心來作依歸、來修,他非常的用功,但是修了很久,最後發覺這個方法是不符合經教,也不對,沒有辦法找到自己的本心如來藏。到最後他依據經中的一些索引方向,然後自參自悟;然後自參自悟以後,找到了本心以後,翻開所有的般若經卷,所有的大師的經卷,了然了解,然後所有的公案再拿出來,禪宗的、祖師的1000多則的公案,一看分明瞭解;祖師都在其中,分明地顯現出來;這個就是産生了般若的智慧,般若正觀現前,所以般若正觀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五祖(弘忍)也曾經告訴我們説“不識本心,學法無益”。就是沒有找到這個本心以前,你學的佛、學的法是在外門在修;但是找到這個本心,就知道怎麼樣再依據這個本心來修,所以這是非常重要的。平實導師明心見性一次都完全過關,充分了知大乘的佛法精髓如來藏顯現的是什麼。基於悲憫心,發現現在的普遍的佛教界的表相佛法很興盛,但是真正能夠皈依我們本心,找到真實如來藏的方向的,並不是那麼多,可以説沒有,所以平實導師基於悲心,他就出來要把這個法傳給大家。其實他這個時候自己完全沒有私心的,他想找一位大師級的被大家信受的人,把這個法傳給這個大師,然後讓這個大師再去傳。但是後來……他實際上也這樣去做了,也拜訪了大師,在這個地方我們姑隱其名,但是很難。那他也不斷地在找,看有沒有更適合的人來傳授這樣的法,他願意把他的法傳給他,後來他都放棄了,沒有辦法,傳不出去,只好自己擔起來了;擔起這個擔子,就是創立了同修會。這個擔子可不輕鬆,他日以繼夜地準備,然後寫書。他已經超過百本的書了,從早到晚,他剛開始的時候是寫稿紙,然後找人家打字;到後來他發覺,開始有電腦了以後,他就發覺找人家打字還要花錢,他非常的節省,所以他就自己學打字,那時候已經有一把年紀了,自己從學電腦的打字開始,一個字一個字地自己打,自己出書,從早到晚打到手腫起來,這是我們接近他的人知道的。已經超過百本了,幾乎是每兩個月應該會出一本,從來沒有斷過,這二十多年,就是要把這個法傳給大家,今天我們也帶了……

中國網:是的,今天我們也是很榮幸地見到了蕭平實老師為我們撰述的幾本最重要的著作,比方説您可以向我們展示一下。

張公僕這一本是《心經密意》,我們跟主持人來結緣。一般《心經》我們大家都知道,只有200多個字,大家都知道,很熟悉,很多客廳裏面也挂著。但是《心經》其實不容易,其實我們知道,我們佛陀講的二轉法輪,講的般若經,600多卷的大般若經,然後濃縮成大家都很熟悉的《金剛經》,《金剛經》再把其中的精髓濃縮成《心經》200多個字,每個字我們都認識,但是這裡面的密意,我們講佛法甚深、極甚深,它直接就直指本心──每個人的本心,但是這個本心不是我們意識思維想的心,通常我們都會落入到這個裏面去。所謂我們知道佛陀告訴我們的,經本上告訴我們,意法為緣,意根法塵為緣,生意識,這都是十八界的法,都是會生滅的法,它不是真正的心。所以這個密意就是告訴我們,《心經》裏面這樣講的,就是每一個眾生都該有的如來藏。所以他成立這樣的一個完全基於悲心,這樣的一個同修會;我們也有很多同修,像在台灣這邊,我們就開了很多班:我們的禪凈班,我們有進階班、增上班,不同的班次,針對進來學員的層次、時間,我們分別開,都是不用錢的,都是免費的。這些很多進來的人,他們依據平實導師教導我們的,依據佛陀告訴我們的方法,然後走這個菩提路,這都是他們很多菩薩經過了進入正覺以後,走過菩提路以後,他們所寫的一些心得,我們把它匯集起來,也跟主持人來結緣。

中國網:我想這種分享對於大家來説也都是非常有意義的,不管是蕭平實先生,真的太辛苦了,為大家無私地奉獻所有的佛法講義,還是説所有這些佛學弟子他們的一些心路歷程,對於我們所有人來説都是受益的。

張公僕是的。

中國網:那我想對於蕭平實老師本身,二位應該是最了解的,那我們簡單地來形容一下他。

余正偉:佛教在中國發展到現在,因為宗派林立,彼此似乎已經互相的攻擊,互相的對立,卻忘了説大家所修習的法門都是由同一位釋迦牟尼佛,在同一個時間傳授給同一批弟子,這主要就是因為知見的錯誤,使得現在的學佛人,他沒有辦法去實證當年佛陀所説的真如、如來藏,所以大家就只好互相地認為自己的法門是絕對正確的,卻沒有想到説佛陀早就已經把那個目標定在那一邊,在現在的佛教當中,甚至連聲聞的初果、斷我見,大家都很難能夠真實地證悟,更不要講説是大乘的真如、如來藏的實證。在台灣福德善根具足的佛弟子,來到了佛教正覺同修會,他在來同修會當中,學習一位菩薩所應該具有四方面的修行:定力、慧力、福德、除性障,也就是正覺同修會教導佛弟子,以無相唸佛為功夫法門,為最初的行門,漸次地修習人天乘的福德、功德,藉由對於五蘊、對於十八界的觀行,也就是對於色、識、受、想、行蘊,以及十八界自己親身的觀察,在身、口、意當中,然後在六住位的時候,能夠證得斷我見,能夠將三縛結斷除。而菩薩的七住位的時候,能夠證得真如、如來藏,在十住位的時候能夠眼見佛性。在這樣的一個三賢位的修行當中,終於能夠達到初地,在地上,過初地以後,地地增上的修學,則是在同修會的增上班當中,由平實導師所親自傳授;也就是説,正覺講堂所傳授的佛陀的教法,從一位初發心的一位初級的學佛人,教導他們什麼是佛法,如何實證佛法,使得初信位的菩薩有機會漸次地具足十信位,信位滿足之後,進入初住位,修習大乘菩薩所應該修習的六度萬行,滿足到了第六住位的時候,終於能夠證得初果須陀洹,能夠斷除自己的三縛結,然後在下一個七住位的時候,追求去找尋自己本來具足的真如本心如來藏

在七住位之後,也就是禪宗當中證悟明心之後,正覺同修會還準備接下來一個悟後菩薩所應該修學的道路,乃至於地上菩薩的一切種智等等,這些都是目前平實導師所定期在傳授的。

分享學禪智慧 開釋佛法精義----中國訪談

中國網:那在您的眼中平實導師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因為我們知道余老師是接觸平實導師最親密的人,也是最多的人。

余正偉:導師,各位可能會發現,似乎大家從來沒有見過導師的圖像,因為導師他從來不喜歡以他自己的相片,以他自己的圖像,或者説想要來博取學佛人的尊敬,為什麼呢?因為導師的原則就是一不求名、二不求利。禪宗的祖師説:“天下有多大?不過就是名與利罷了。”可是學佛的人卻背俗,導師出世弘法,他從來不在名與利上面用心,從來不支領一分的費用,包括車馬費他也不支領,不但如此,他自己更是以他自己的財力,色身力全力地護持佛法的弘揚,比如説導師每天的生活,大概大部分時間,就是不斷地在電腦前面打字,然後回信,然後思考接下來佛教界未來應該有的走向,目的只是為了能夠跟世尊有所交代,只是盡一分菩薩該盡的本分。

中國網:那張先生您對蕭老師的印像是什麼樣的?

張公僕除了剛剛余老師講的以外,我們都深刻了解平實導師從來不會對任何人生一點脾氣,都不會有,而且甚至對於抨擊他的人,批評他的人,他也都是身懷悲憫心,只是説他們應該是被其他人誤導了,沒有了解到真實的法應該是怎麼樣,而起悲憫心,所以他們(才會)這樣,真的是應該要好好來讓他們有正確的知見。要不然我們知道因果律,我們學佛人都很怕因果律,所以沒有看過他生氣,而且他是悲憫為眾生。

中國網:我想也是這種大的智慧和包容性,才讓更多的人跟隨著我們的蕭平實老師,一起進入到我們的正覺同修會。那麼正覺同修會自成立以來,已經有很長的時間了,我們都做過哪些重大的事件,可以和我們大家分享一下?

張公僕是的,同修會是我們共修的一個地方,平實導師教導我們怎麼樣來修行。其實這是一個,雖然説大部分的、我們的同修都是現在家相,但是我們都依心出家,都是依止于大乘的菩薩法,所以我們是一個勝義的菩薩僧團。既然是勝義菩薩僧團,剛剛余老師講,我們的行為依止,就要依據佛陀告訴我們的六度萬行,六度波羅蜜的行,包括佈施,第一個就是佈施,然後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這是菩薩要做的。這個首要的就是要佈施,要跟眾生結緣,要協助眾生。所以它是大乘法,佛陀教我們是要積極的、入世的,你這樣才能跟眾生結緣,才能幫助他們。基於這樣的理念,平實導師就設立了基金會,這個基金會就是走入人群,尤其這個社會現在很混亂,因為物質經濟的發展,多元化的發展,反而在精神上大家會覺得空虛了,追求物欲的必然結果,會有這樣的一個結果。就會造成一些現象,比如説在空虛的時候就要求神問卜,消災解厄,碰到不如意的時候就要去找解決的,或者求財。但是這個時候其實是很多危險的,包括騙財的、騙色的,或者還有一些市面上很多挂著是可以解決你身心靈的問題,比如心情的空虛可以幫你解決,其實很多都是商業行為,到後面可能找不到根源的時候更空虛。所以我們基金會就在這樣的一個,把我們定位一個宗旨,就是在怎麼樣跟眾生結緣,其實我們除了財施、法施,還有無畏施,讓眾生不再受到這樣的一些傷害,所以我們積極地宣揚正法應該是怎麼做,以及避免去落入一些陷阱,因為太多了,外面的陷阱太多,表面上好像是在幫助你學法,其實是有陷阱的。另外就是針對一些需要幫助的人,包括窮苦的人,包括很多社會上的弱勢的族群,所以基金會做了非常非常多這方面的事情。

中國網:對,其實在對於宣傳佛法、講求禪學的過程當中,我們的正覺同修會做了很多幫助普度眾生的事情,比方説幫助那些比較清貧的家庭的孩子,這個您跟我們大家來講一下,甚至包括其他的一些公益事項,我們做得非常多。

張公僕我們尤其對清貧的孩子們,我們不會特別要求他的學業,因為很多清貧的孩子,因為他的家庭沒有給他很好的環境,他沒有辦法接觸很好的學習環境;但是不能扼殺了他未來的發展,所以我們就提供這樣的一些,協助,很多獎學金,比如説我們對台灣的大溪,整個大溪這個地方的中小學,我們已經很多年了,都來給他們提供獎學金,都是説只要他的班導師認為他是清寒的,肯定他是需要幫助的,然後他的學業我們並不要求,他只要品性是OK的,我們就來資助他們。這裡有一個很大的效果出來,這些孩子從來也許沒有人稱讚過他們,但是經過這個激勵,我相信每個人心裏會有很大的激勵作用,你沒有辦法預料他們每個人未來的發展會怎麼樣,我們也透過這樣的結緣,希望讓這些孩子們將來因為這樣的激勵,能夠找到他們在社會上他們能夠做有價值的事情。

中國網:我想這也是我們正覺同修會做得非常大的一件善事,結緣更多的,幫助他們從事善良,讓我們能夠真正的獲得智慧。當然我想現在社會上就像剛才張先生所講到的一樣,因為一些變化,所以我們很多人都是心浮氣躁的,那麼怎麼在這樣一個大的環境之下去追求內心的平靜,找到真正屬於我們自己的幸福呢?這也是我們一直追求的一個目標,那比方説我們這邊都是如何幫助人們在做改變的呢?

張公僕其實歸根究柢,就是要把正法的方向跟他的行門要讓大家了解,而不只是説表面的,我們大家都會説我們要説好話、要做好事,可是境界來的時候,我們擋不住這個境界的。

中國網:誘惑。

張公僕誘惑跟勢力。所以根本問題是要從根源上著手,就好像我舉個例子,我們學理工的人,你一定要對它背後的道理、理論,你要了解,然後你才能夠運用它的各種方法、公式,如果你死背這個公式,你來解決問題是沒有辦法的,一定要了解。同樣佛法也是,要了解佛法的根本是什麼,它才能從我們的心性上有一個依靠,也就是説有根了,這個時候我們的行為才會依據,這樣才會對治,比如説對治我們貪瞋的煩惱,才有根本。再不然我們其實就像浮萍一樣,沒有一個根。

中國網:沒錯。

張公僕所以我們這個基金會、同修會,這麼多年來了,平實老師為什麼大量地寫書,就是讓大家要從根基上來著手。

中國網:那我想對於我們普度眾生這個改變上來説,余老師你應該很有發言權,因為你一直在做這樣一種善事,您和我們大家也來分享一下,您在做這麼多年、這麼多工作的時候,給人們帶來的變化,使他們有了什麼樣的改變呢?

余正偉:導師常常説,現在的眾生最大的問題,就是依止于自己意識心,也就是落入在自己的感覺當中,我想要怎麼樣,我不想怎麼樣,我喜歡什麼,我討厭什麼。但是呢,這個意識心它是一直不停地在變化的,連我們自己都沒有辦法掌控自己的意識心,下一秒鐘到底要怎麼樣變,所以現在這個世界上的眾生,就只能跟著自己的感覺,好的感覺,壞的感覺。也因為跟隨自己的感覺,所以造成了自我意識的膨脹,然後漸漸地失去了我們中華文化當中固有的寬、恕、仁、德原本的道理。也因為喜歡依止自己的意識心,所以會有種種宗教上、社會上的亂象出現。例如在中國地區,在西藏,少部分的主張藏獨的人士,他們又何嘗不是被這樣子錯誤的佛學的知見所誤導的,所以就只好用心在自己的狹隘的感覺上面,乃至於因為意識心的原因,就把原來在印度屬於吠陀文化當中的,這種男女性力雙身的修法帶進了藏傳佛教,使得原本的真藏傳佛教變成了現在的假藏傳佛教,這一切也不過就是它背後的根源是在於意識心,依止于意識心錯誤的佛法知見。在正覺幫忙弘法以來,我們會發現現在的眾生,其實他的苦不是來自於物質的不滿足,也不是來自於環境的不調順,一切的痛苦其實都是來自於自己的內心:自己與自己矛盾,自己與自己鬧脾氣。那這背後的原因呢,就會發現每一個人其實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很光鮮亮麗,但深夜一個人獨處的時候捫心自問,剩下的大概就是苦、痛與眼淚,大部分的人其實不了解自己到底要的是什麼,在有了房子,有了車子,有了自己想要的一切之後,他反而感覺到更迷失,反而感覺到這一切到底有什麼意義呢?正覺講堂秉持真正的佛法的教授,就是教導眾生去認清楚自己,認清楚自己之後,才能夠曉得到底我的下一步該怎麼走,怎麼樣才會是讓我快樂,而不再只是依止于外界的物質,或者是依止于自己一直都在變動的意識心。

中國網:習近平主席和我們大家一起分享了“中國夢”這樣一個口號,所以我們所有人都是想追求更加幸福的生活,這也是我們的夢想,我想正覺同修會同樣也有自己的夢想。

張公僕我們正覺同修會跟正覺教育基金會,平實導師就是想要把這麼好的法重新回到我們中國在唐宋時期的這樣的一個榮景,其實那個時代民心是很安定的,因為有正法駐世,而且文化的發展非常蓬勃,我們也希望我們正覺同修會的法能夠在我們中國這個廣大的地方,讓廣大的我們的同胞們都能夠接觸到正法,這是我們的正覺的夢。

中國網:好。

張公僕也希望是中國的夢。

中國網:一定是,所以在這裡再一次地感謝二位,我們也是非常榮幸地邀請到二位和我們大家一同來分享佛法的智慧。當然在這裡我們也真心地期待著所有人都能夠通過修行來獲得屬於我們的幸福。

好的,再一次感謝二位的做客。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節目《中國訪談世界對話》,下期節目再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