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新聞網:慎防哀兵藏奸佞(上)──「有關達賴和西藏議題的迷思」‧迴響之三(轉載)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真心新聞網:慎防哀兵藏奸佞(上)──「有關達賴和西藏議題的迷思」‧迴響之三(轉載)

Share this
更新日期:2013/02/16     21:30

(真心新聞網採訪組台北報導)冬華先生「有關達賴和西藏議題的迷思」一文中,指出現今世人的第三個迷思是誤認為:「達賴是舉世崇仰的宗教領袖,人類心靈的至尊導師;無神論的中共基於政治目的,壓制藏族的精神追求,進而壓制藏族的其他自由。」然而冬華先生於此明確的告訴大眾,即使是西藏貴族也都承認,宗教作為西藏文化的一部分,不僅是藏人精神生活的核心,也是西藏政治工具,達賴從來都是兼領宗教及政治領袖的雙重身分。同時歷代達賴喇嘛之間,無不將宗教關係當作政治關係的外殼或工具,他們(現任的十四世達賴集團)不僅不否認這點,更經常以此為傲。

正覺教育基金會董事長張公僕先生表示,正因為如此,達賴及其流亡集團便慣於玩弄兩面手法,經常在國際政治角力場合見縫插針製造衝突,或是乘隙夾帶掩護其陰謀意圖,如果被發現而受到反制時,便立刻以其「宗教領袖」身分扮哀兵姿態出場,指控宗教被打壓、文化被摧殘、甚至民族受到欺凌,以此借題發揮博取國際同情。殊不知這些哀兵姿態的扮演,背後掩藏著多少狡計和奸宄。

駁文於其回辯的「事實三」中,便以四點理由再示哀兵姿態,企圖為達賴極力撇清,漂白形象。譬如第一個理由,駁文說:「達賴喇嘛沒有軍隊、沒有錢、沒有宣傳,沒有土地,但世界人們不分種族、宗教、國家都喜歡他,因為他本身就是慈悲的和平實踐者,所說的少欲知足、正直、忍辱、慈悲是21世紀人類內心的安樂處。」董事長指出,這些冠冕堂皇的自我吹捧,都是完全與事實不符的慣用宣傳詞語,識者聞之深覺欲嘔。我們在此則不妨就其所言,一項一項來檢視,以戳破其謊言,令達賴集團之假象無所掩遁:

1.達賴喇嘛「沒有軍隊」

早在一九五九年達賴流亡之前,西藏權貴和那些西方野心家們,早已在藏東和藏南地區組織他們醞釀了很久的武裝游擊,所謂「康巴游擊隊」,從事武裝暴動。達賴流亡之後,仍有零星的游擊活動,在美國的空中和陸上支援下,繼續進行到七十年代初才告煙消雲散。他們的行動從一開始就走了樣:游擊隊在西藏地區所到之處竟然大肆進行燒殺搶掠,甚至強姦婦女;對於不願入夥的,或認為曾經協助過中國軍隊的,動輒施以砍頭、挖眼、剝皮等酷刑,使當地善良的老百姓受到嚴重的損害;搞游擊戰竟搞成了流寇行徑而殘害自己的同胞,就已注定了他們後來的失敗命運。

張在賢(墨爾本大學教授)《在西藏問題的背後(二)》夏朝聯合會網站
http://www.xiachao.org.tw/?act=page&repno=913

流亡印度之後,達賴集團變本加厲,正式組建了「印藏特種邊境部隊」。達賴流亡政府負責兵員來源,美國負責提供武器裝備和部分經費並協助訓練,印度負責組編、供應和直接指揮。達賴集團這支印藏特種邊境部隊,就以印軍「第二十二建制」聞名於世。這支部隊本來被宣稱將用於「解放西藏」,實際上,在一九七一年印度和巴基斯坦之戰中,這支隊伍被印度用來作犧牲品。有大約四十名西藏人死於戰役中;換句話說,這些為響應達賴號召而埋骨異鄉的西藏子弟,到死都沒弄清楚他們是為何而戰、為誰而戰而犧牲的。

網路部落格《達賴印藏特種部隊揭秘》
http://tw.myblog.yahoo.com/jw%21W.IeqCmDGRawmDLBAQNNIFUW2Xgpzx7Q4fpxeg--/article?mid=53

  除了曾經嘗試但失敗的空降游擊武力以外,中央情報局又拼湊了一支地面部隊,都是西藏流亡者,自稱是「四水六岡(嶺)衛教志願軍」,最早時是在西藏境內組成的一支武裝暴動力量。一九五九年暴動失敗後,殘餘力量進入印度,經過補充後又轉移到尼泊爾,由美國接管後,經費全部由美方負責,但財政分配均操在達賴的哥哥嘉樂頓珠手裡。後來軍中因為錢財分配不均起了內鬨,是因為有人從中漁利,把錢納入私囊,領導階層竟因此而火拚起來,基層士兵得到的待遇寥寥無幾,軍心散渙,戰鬥意志毫無。一九七二年尼克遜到北京談判,和中國修好,美國中央情報局才不再支持這一支武裝力量,這支武裝隊伍不久就成了流動的武裝乞食難民。一九七四年,尼泊爾軍隊開進了野馬谷,把這支西藏軍給解決了,剩下的士兵有的投降,有的逃入印度境內。那些戰死和歸降而流落異國的游擊隊,又是一批見證被達賴利用又出賣的同胞,不能罔顧事實而說達賴集團沒有軍隊。

張在賢(墨爾本大學教授)《在西藏問題的背後(二)》夏朝聯合會網站
http://www.xiachao.org.tw/?act=page&repno=913

董事長表示,達賴在他的自傳中是強調反對使用暴力的,但他又不止一次地讚揚他的游擊隊的「戰果」,顯然是一種無法解釋的自相矛盾;事實上是達賴有過軍隊,但是沒有建軍理想,更沒有領導統御的道德與能力,正所謂:「將帥無能,累死三軍。」害得西藏子弟流離四散,埋骨異鄉甚至身無死所。駁文說達賴沒有軍隊,若不是刻意撒謊,就是刻意對歷史作選擇性的遺忘。

 

2.達賴「沒有錢」

當十四世達賴認證完成後,拉木頓珠坐在象徵達賴地位的黃轎子進入布達拉宮,他全家也由青海農村搬到了拉薩,並成了西藏的大貴族,名為「達拉」。西藏地方當局按照慣例,給了達賴一家大片的莊園和成百的農奴;因此達賴自懂事以來,除了他本人享盡萬般榮寵之外,他們家早已是一個「富貴的家庭」和權位上的既得利益者,不但躋身豪門,更先後在達賴政府中封官晉爵,坐享富貴;現下雖在流亡,達賴及其家人眷屬卻仍遍佔其「政府」高津,仍是最大的權位及財富擁有者。

回說達賴坐床之後,襄政大臣之一的天津喇嘛等人,便帶著達賴及其印璽和布達拉宮地窖裡幾世紀以來向藏胞搜刮的金銀重寶,移居到200里外藏南錫金邊境的錯模地方,隨時準備往印度方面落跑。他們走時把布達拉宮中和諾布林卡宮中積存了幾百年的金、銀、財寶和珍藏搜羅一空,據多年以後非官方透露的一項資料說,他們一九五〇年去亞東時,徵用一千餘頭騾馬犛牛等牲畜來搬運這批財物,平均每頭搬一百二十磅,其他的四十頭用來搬黃金,六百頭搬白銀,其他搬金幣、銀幣和其他珍寶,如果這項資料屬實,不難依照上面數字計算出來,他們一共運走了黃金二.二噸,白銀三十二.七噸,以及其他無法估計的財寶。一九六〇年,也就是達賴逃亡到印度後的第二年,這批寶物又從錫金裝上一列火車,運到加爾各答,在一家銀行的庫房中存儲起來(這些財物,加上後來達賴和他的流亡政府,歷年來在世界各地所掌握的投資和股票,使他有資格儕身於世界大富翁之列),因此駁文說達賴喇嘛沒有錢,也是謊言。

張在賢 西藏問題的背後(四) 夏潮聯合會網站
http://www.xiachao.org.tw/?act=page&repno=917

後來這些寶物被達賴變賣了八百萬美元,然而實際上歷代達賴在西藏搜刮私藏的金銀不知有多少,隨便取其極少部分貼現便不只此數,何須變賣「寶物」?其餘的錢幣(無論法幣還是各國外幣)又到哪裡去了呢?而即使是這變賣寶物所換得的八百萬美元,到後來竟也不堪折騰,以「去結堪布」(也就是當年捲款南下的天津喇嘛)的名義投資,卻幾乎化為烏有。最後只搶救到不及一百萬美元的錢,於一九六四年成立達賴喇嘛慈善信託基金。歷代達賴努力搜刮所得,就在第十四世達賴喇嘛的幾次轉手之間,「只搶救到不及一百萬美金的錢」,而即使是這僅餘的殘款,也仍逃不出回到達賴名下所屬的「慈善」基金會中,偌大的西藏公共祖產,就在達賴「流亡的自在」中完全被淘空。竟沒有人為此負任何責任,當然也沒有人敢去質疑,因為在眾多一無所有,又飽受流離顛沛、疾病、凍餒之苦的西藏流亡難民眼中,達賴已成為唯一的資源集中擁有者和支配供應者了。

達賴喇嘛官方網站《流亡中的自在》〈第九章:十萬難民〉
http://www.dalailamaworld.com/topic.php?t=361

在外援方面,美國政府的一份解密文件顯示,1964至1968年,美國給予達賴集團的財政撥款每年達173.5萬美元,其中包括給達賴喇嘛個人津貼18萬美元,給達賴集團設在紐約和日內瓦的「西藏之家」7.5萬美元,幫助達賴集團武裝分裂組織進行訓練及提供軍事裝備148萬美元。此外,美官方一直「對口支援」「西藏流亡政府」的一些特殊部門,比如曾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不遺餘力地支援西藏叛亂勢力及其武裝組織的中央情報局,目前每年仍對「西藏流亡政府」安全部提供30萬美元的經費。但達賴每年收到美國中情局的大筆美元資助,從來不曾撥給追隨他的苦難同胞,因此駁文說達賴沒有錢,也是公開的謊言。

美國印度出資養活達賴集團 民間出面政府埋單

達賴的生活費來自何方?
http://blog.udn.com/giveman/3793595

上個世紀七○年代之後,流亡海外的西藏假佛教喇嘛教,漸漸成為世界舞臺上極受矚目的一派,到處都可以看到西藏中心,達賴喇嘛旅遊世界各地,處處造成轟動,名利雙收。達賴向來認為:「利用一個活佛,可以掌握一座寺廟;控制了一座寺廟,就控制了一個地區。」目前全球喇嘛教各派寺院、廟產不可勝記,更何況有源源不斷的募款和信徒的供養;達賴本人到處舉行法會、演講和餐會,門票動則上百美金計。張董事表示,綜合以上所述,大家讚嘆達賴生財有道,羨慕達賴坐擁金銀財寶猶恐不足,駁文卻說:「達賴沒有錢」,未免太矯情了。

3.達賴「沒有宣傳」

達賴深諳自我行銷之道,在印度流亡中就曾安逸的出版過兩本自傳,其中一本就叫作「流亡中的自在」。達賴為「偽藏傳佛教雙身法教義的弘傳,著作量非常大,另有無數的專訪、報導,也各有多國文字翻譯,應可謂「著作過身」。達賴及其流亡政府有其自己的媒體、網站,各地的「西藏中心」、喇嘛寺廟,都在不斷的為達賴和其「偽藏傳佛教」作傳聲筒,不可謂「沒有宣傳」。

達賴本人流亡印度剛安定下來,就汲汲於「宗教走訪外交」,1970年代以後,更直接與西方各國從事政治性出訪,順便把千年來侷促於邊地的鄉鄙迷信「喇嘛教」,以「佛法」的名目包裝加工後行銷全球,使「藏傳偽佛教」一躍而為世界性宗教,允為行銷高手中之高手。達賴更熟知傳媒運作方式,多結交各國政客、影星、宗教界乃至藝文界人士,只要彼一出訪,往往立刻能夠搶佔版面、攻上螢幕;尤其他因政治因素而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之後,更是媒體寵兒,達賴任何搔頭吐舌,嘿嘿乾笑都會成為鏡頭焦點,讓人捕風捉影製造話題。張董事長表示,如此善於宣傳造勢的達賴,卻被他的支持者說成「沒有宣傳」,真叫人懷疑這是不是假稱謙虛,又再搞另類的宣傳手法?

4.達賴喇嘛「沒有土地」!

達賴的確「沒有土地」。原本還在拉薩的布達拉宮領一方政教,當了土皇帝,自從1959流亡之後,直如失根的浮萍、喪家的野犬,寄人籬下於印度,上僅片瓦下無寸土。因此,「沒有土地」本就是達賴集團應有的真實寫照;世人盡知此理,只有達賴自己不知,還要忝言以夜郎自大,夢囈所謂「大西藏地區」,跑到國際政治賭桌,以一手爛牌漫天喊價,盡做那買空賣空的老千把戲;明知復辟無望,卻還妄想於中渾水摸魚撈些好處。董事長建議,駁文作者倒應該把這個事實,上呈他的主子達賴,善盡提醒的言責,好讓主子安於現實莫再造殃;順便戳穿達賴又一件國王的新衣:「達賴喇嘛沒有土地」。

5.「世界人們不分種族、宗教、國家都喜歡他(達賴)」?

事實的真相是,正信的佛弟子都視之為「獅子身中蟲」,正統藏傳佛教也不認同他的「偽藏傳佛教」;達賴喇嘛在世界各地到處舉辦的「時輪金剛法會」,更是以穆斯林及西方各一神教為其統領世界的假想敵,而世上許多嚴守戒律的一神教與神道教也都不齒與之為伍;達賴雖諂媚印度而自稱為「印度之子」,其喇嘛教也的確淵源於印度教的支派,但是收留達賴,以印度教為國教的印度及其人民,也漸漸失去對達賴的耐心,開始有逐出達賴及其流亡政府的聲音;除了別有算計的野心國家,以及過度民主開放,民眾鶩新追求逸樂,或浮淺的大眾傳播影響下的少數西方國家人民受其一時蠱惑之外,其實達賴如今在世界上已不是很叫座的人物。

「中國星火論壇」網站〈達賴自認為「印度之子」〉http://city.udn.com/53732/2827799
環球時報 「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達蘭薩拉(ZT) 2008-03-31
「多維新聞」 本文網址:http://blog.dwnews.com/?p=35226

加上90年代之後,西藏政經建設明顯進步,社會也更加安定,現在西藏民間除了少數失落的舊日上層權貴,和猶在作著達賴復辟美夢的廟裡喇嘛之外,沒有人想要回到從前達賴在位的日子,當然也就代表著達賴在國內藏胞中已經漸漸失去其市場價值了;更有甚者,流亡政府的上層官員貪污腐化爭權奪利,而流亡藏胞中那些所謂的「少壯派」,顯然越來越不把達賴喇嘛放在眼裡,他們說:「達賴喇嘛變老了,我們必須要問這個問題:他到底是不是菩薩的化身?」因此,張董事長評析,達賴根本就只是個獨夫,再加上他在流亡政府中表面上也已退休,所以達賴對外早已影響力盡失。駁文說世人喜歡達賴,若不是想藉和平獎光環的餘暉繼續招搖撞騙,就是在做安慰性的「自我催眠」罷了。

騰訊新聞網轉載〈探達賴經營52年「老巢」揭逃亡秘史〉
http://news.qq.com/a/20110721/000620_3.htm

徐明旭《陰謀與虔誠﹕西藏騷亂的來龍去脈》第四部:新的冷戰 第十三章達賴喇嘛向何去﹖
http://www.tangben.com/Himalaya/hm1304.htm

6.達賴喇嘛「本身就是慈悲的和平實踐者」

的確,達賴及其「偽藏傳佛教」,向來都以歷代達賴為「觀世音菩薩化身」的說法來自欺欺人。但是,事實上喇嘛教說的佛菩薩「化身」都是自封,並非真實;達賴反而是個內心險惡、手段兇殘的人,並且打他從小就是這樣,至今更是如此。

舉例來說,達賴小的時候有個「最寵愛的潔役」叫作諾布通篤,達賴坦白的回憶:「我長大些,他加入我戰況最激烈的比賽裡。在我假想戰裡,我時常大打出手。我記得有時候對他不懷好意,甚至到用我鉛俑的劍傷人的地步。」從心機預謀到實際動手都是達賴在自傳中自己招認的。一九六○年代末,達賴家中養了一頭名叫「哲仁」的黑白斑點雌貓,這隻「哲仁」也沒有逃過達賴的暴力催殘。達賴說:「我有次逮到祂在我屋子裡殺死一隻老鼠。我朝祂大吼,祂急忙爬到布幔上,一不小心失足跌了下來,受到重傷。雖然我盡可能悉心照顧祂,幾天後祂還是死了。」

眾所皆知俗話說「貓有九命」,貓的平衡感特別好,斷不會從布幔上「一不小心失足跌了下來」就摔成中傷而死,這其中有無暴利加工「懲罰」,就頗費疑猜了。達賴還喜歡用空氣槍打鳥,達賴還自我辯護說:「我的槍法很準,當然我不會殺死牠們,我只想使牠們覺得痛,得到一個教訓。」達賴並沒有說明他究竟有沒有「失手」誤殺,但是顯然吃過達賴「教訓」的鳥兒一定不少。

本節故事取材自達賴喇嘛傳記《流亡中的自在》〈第四章 避難藏南〉
達賴官網:http://www.dalailamaworld.com/topic.php?t=366

本節故事取材自達賴喇嘛傳記《流亡中的自在》〈第十章 披著僧袍的狼〉
達賴官網:http://www.dalailamaworld.com/topic.php?t=353

達賴長大親政之後,內陰外狠的個性更是有許多付諸行動的機會,除了跟當時的美國中情局合作訓練游擊隊、流亡後在印度正式組建「印藏特種邊境部隊」,並介入一九七一年印度和巴基斯坦之戰中,已如前述之外,也曾在恩人的背後插刀。原來1959年,達賴叛逃後不丹政府接受了部分「西藏難民」,達賴集團卻不知恩圖報反而藉機在「流亡藏人」中不斷培植「藏獨」勢力,從事種種陰謀活動,應是企圖佔領不丹建國,以此為跳板圖謀將來回到西藏繼續當土皇帝。1974年6月1日,就在17歲的不丹新國王吉格梅辛.格旺.楚克舉行加冕典禮的前夕,不丹政府破獲了一則已計劃了近兩年要暗殺新王的陰謀,並逮捕了30名涉案的嫌犯。追查結果幕後主嫌居然是達賴的親哥哥嘉樂頓珠,達賴當然抵死不承認與自己有關,但世人皆知嘉樂頓珠一向扮演達賴的白手套,所以達賴集團涉入陰謀的陰影是怎麼都抹不去的。

色林官網:「收留"藏獨"分子惹禍達賴集團曾密謀刺殺不丹國王」
http://www.lansirlin.org.tw/Lansirlin-new22/lan16/16-main25.htm

而這種翻臉逞凶的手段,達賴也用在對付自己人的身上,上個世紀90年代,達賴突然認為喇嘛教信奉數百年,而自己早年也一度信奉不疑的傑千修丹(雄天)護法神,是「親漢的惡魔」「對西藏事業不利,對自己長壽不利」,傑千修丹信徒的厄運從此開始。1996年6月6日,根據達賴的要求,「流亡政府」開始全面清除異己,實施嚴酷打壓,禁止供奉傑千修丹,並威脅稱「繼續供奉的人將成為藏人社會的公敵」。隨後,「藏青會」、「藏婦會」充當打手,出動大批人員到藏人社區和寺廟搜查搗毀傑千修丹(雄天)神像,砸窗戶、燒房屋,騷擾、毆打信徒,製造多起流血事件,許多追隨達賴流亡的藏人被迫離家離寺。

達賴集團採用暗殺等手段 迫害異己維繫專制》「藍色情懷」部落格
http://jackiexie.blogspot.com/2009/09/10.html

除此之外,達賴的暴力外銷還涉入了日本「奧姆真理教」,以及那個狂人教主麻原彰晃的「使日本香巴拉化」的事件。1989年,麻原贈給達賴的組織十萬美元,達賴則給麻原發了所謂的證書;麻原以此證書換得了日本政府對奧姆真理教為正式宗教的承認。達賴還去函日本政府推崇麻原彰晃,幫忙要求給免稅,使得日本給了麻原免稅的特權。一直到1995年 3 月 20 曰,日本的東京地鐵車站發生了震駭世人的施放毒氣事件,麻原彰晃這個行動造成 12 人死亡,6000 多人受傷之後,兩人都還保持亦師亦友的良好關係;直到後來要訪問日本,達賴才與麻原彰晃的日本奧姆真理教疏遠。

網路部落格:「德國《焦點》發表過達賴喇嘛與麻原彰晃、納粹份子關係」
http://www.wretch.cc/blog/kc4580455/13783392

總結以上資料,張董事長指出,由此可見達賴是個言行不相顧、表裡不如一的偽君子;達賴擅長隱藏自己,在新聞媒體前塑造個人聖者形象,世人多以為達賴外表「溫和謙恭」、笑口常開,內心必定是仁慈安詳的。豈知達賴曾經說過:「西藏人有句俗諺說,一個愈世故的人,其內心的憎恨情感愈是深藏不露。所以內心愈是有強烈憎恨情感或怒意的人,在外表上看來就愈溫和謙恭。」因此,與其謊說「達賴喇嘛本身就是慈悲的和平實踐者」,不如照實指證「達賴喇嘛本身就是苦難與戰爭製造者」。也因此,對駁文「第一點理由」結語所言:「(達賴)所說的少欲知足、正直、忍辱、慈悲是21世紀人類內心的安樂處。」張董事長表示,壞事做絕的達賴,縱使台面上做作,把人人都會說的好話說盡,也無從令人生出敬信的了。(採訪組報導)20130216

〈達賴答客問〉「關於憤怒」
http://www.ylib.com/author/dalai/answer1-1.htm

轉載自正覺教育基金會全球資訊網 http://foundation.enlighten.org.tw/trueheart/267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正覺教育基金會-真心新聞網]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