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新聞網:刀尖上的「方便」 宗喀巴著《譚崔十四根本墮戒釋》的評析‧之五十(轉載)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真心新聞網:刀尖上的「方便」 宗喀巴著《譚崔十四根本墮戒釋》的評析‧之五十(轉載)

Share this
更新日期:2016/10/16     08:00

(真心新聞網採訪組台北報導)譚崔十四根本墮戒」愈到後面,條文內容愈見辛辣狠毒,大家還記得,在「第三墮戒」時,猶言禁止「殘酷示現瞋恨於金剛道友」;在「第四墮戒」時,不許「於諸有情棄捨慈悲」;單從字面上看,一片慈悲祥和。到第六禁退轉、第七禁洩密、第八禁輕蔑法教、第九禁疑惑不信,口氣越來越重,到了本條「第十根本墮戒」,針對排除異己,則已經公然變臉磨刀霍霍,直欲除之而後快了。請看原文:

原文:

第十條根本墮戒
第十根本墮戒,謂堅執對邪劣眾生慈悲

譚崔十四根本墮戒」愈檢視到後面的條文,愈露出其外道的本質,當然也愈悖離佛陀的聖教,就像本「第十條根本墮戒」,宣說的是對眾生「堅執慈悲」也犯墮戒,也會因此而下墮「金剛地獄」,真是聞所未聞的「謬法」,乍聽之下令人眼珠子都快要掉出來;蓋「慈悲」本為佛教三乘菩提的基本教義之一,尤其是大乘佛菩提道,菩薩即以追求「慈悲」及「智慧」為最高目標,不但要求對眾生慈悲,乃至期能成就「無緣大慈」與「同體大悲」,例如菩薩戒的「三聚淨戒」精神,除了「攝律儀戒」、「攝善法戒」之外,更有「攝眾生戒」,正是「堅執」對眾生「慈悲」,一切佛門中的修學菩薩道行者皆應時時奉行持守盡未來際,為令眾生無漏清淨,所以稱為淨戒。

更何況一切菩薩正受三歸依學佛時,便已發四弘誓願,所謂:

眾生無邊誓願度

煩惱無盡誓願斷

法門無量誓願學

佛道無上誓願成

怎可主張捨眾生背誓願而竟謂之「學佛」?觀世音菩薩曾言:「大慈悲心……是無上菩提心。」《華嚴經》云:「忘失菩提心,修諸善法,是名魔業。」忘失菩提、不行慈悲就已經是「魔業」了,何況還不許堅執慈悲,刻意惱害於眾生?

原文:

亦分兩點說:一於何對象違犯過失?謂輕毀於喇嘛佛教三寶,意欲遮滅聖教的邪劣有情。對此類有情,應以暴行方便法門對治。《淨一切修道諸障密續》有言:「智者能用鋼刀武裝自己與殺滅毀壞三寶、輕視喇嘛的惡輩之人。

此段文字中,宗喀巴於本條墮戒的「戒釋」,顯然是非常不如理的,他說的「違犯對象」是:「謂輕毀於喇嘛佛教三寶」。將「喇嘛」與「佛教三寶」並舉,顯然自已承認喇嘛並不在「三寶」之列,也實自知喇嘛外於「佛教」;而喇嘛教的「慈悲觀」既然又與佛教相異其趣,那麼宗喀巴應該自陳譚崔教義即可,不必拖佛教下水,陷害清淨的佛教渾身塗滿了「譚崔」的屎尿,偏偏宗喀巴不這麼做,成就破法大罪之一;既然混充「佛教」,卻又將外道「喇嘛」置於無上的「三寶」之前,顯無尊卑高下之正念與恭敬心,成就破法大罪之二。

所言「邪劣有情」,往往是假藏傳佛教四大教派中人,依著譚崔法義外道邪見計執而認定者,依純正佛法則未必真為「邪劣」,反而是譚崔行者所謂「聖教」,剛好都是「媚俗」甚至違背「佛陀聖教」的邪法事理,只要是佛弟子,縱有「輕毀」事實,亦不過是表達自己譚崔法義的質疑不信受而已,沒什麼嚴重的過失,反而有護法之功。何況《維摩詰經》、《地藏經》等聖教中早已有言:「此土(閻浮提)眾生剛強難化」,菩薩以四攝法攝受眾生,對於輕慢、毀謗、不信之有情,自然應該廣施慈悲於他人,焉有輕易以「違犯墮戒」之罪名加諸其身,乃至如後文所言竟以「暴行對治」之理?

宗喀巴明言對「輕毀於喇嘛」(佛教三寶不在其列)的「邪劣有情」「應以暴行方便法門對治」,出語強硬毫無憫恤,其心態之狠戾可見一斑。一般人對於弱勢、犯錯者都有所謂惻隱之心,連一神信仰的基督教兇狠的上帝,甚至也會教導信徒要原諒別人「七十個七次」,身為佛弟子的大乘菩薩,當然更會難行能行、難忍能忍包容眾生過惡而攝受救拔之,斷不會以暴力相向;尤其菩薩戒中以「故瞋」為十重戒之一,菩薩於此戒慎恐懼防非止惡唯恐不力,何有「以暴制惡」作為「對治」的可能?因此,所謂「暴行方便法門」,完全是因假藏傳佛教四大教派,久浸政教合一「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霸權心態而自行施設,將眾生視為其農奴;真正的佛門中或有因「慈悲」而行權,絕沒有「以暴行為方便」的對治法門

宗喀巴又引用《淨一切修道諸障密續》所言:「智者能用鋼刀武裝自己與殺滅毀壞三寶、輕視喇嘛的惡輩之人。」這更是再一次證明了譚崔密續不是佛法,實為外道法的本質,因為佛法聖教中,唯有以善淨法功德來莊嚴自身,自利利他;斷無有以鋼刀「武裝自己」,還要「殺滅…輕視喇嘛的惡輩之人」者;聽起來就像是邪教激進主義者,要投入所謂「恐怖聖戰」一樣荒唐。須知《梵網菩薩戒本》有規定:「若佛子,不得畜一切刀杖、弓箭、矛斧、鬬戰之具及惡網、羅罥、殺生之器,一切不得畜;而菩薩乃至殺父母尚不加報,況殺一切眾生?不得畜殺眾生具,若故畜者犯輕垢罪。(註二)又云:「復次,善男子!出家菩薩住阿蘭若,具足四種,持戒清淨莊嚴自身。<span style=" font-size:11pt=" "="">(註三)」可見菩薩住世行道,以慈悲莊嚴自身、以喜捨莊嚴自身,乃至以持戒清淨等等淨戒善法莊嚴自身,絕不會起心動念惱害眾生,則喇嘛教「用鋼刀武裝自己」居心何在,又義出何典?更證明了這根本不是佛所說法,喇嘛教乃是惡魔所攝的造惡下墮邪法;徵之於古時達賴五世請求清朝同意,借得蒙古兵來消滅達瑪王;再唆弄薩迦、達布喇嘛及信眾,持刀殺害覺囊巴喇嘛及信眾,驅逐末代法王多羅那他離藏,即是實行此一惡戒的具體事例。

註二:《大乘本生心地觀經》卷7〈9功德莊嚴品〉(CBETA, T03, no. 159, p. 325, a18-23)

註三:《大乘本生心地觀經》卷7〈9功德莊嚴品〉(CBETA, T03, no. 159, p. 325, c9-11)

然而假藏傳佛教人士對此也多有所辯駁,譬如彼等相關之「顯、密佛學會」網站,就有所謂「大威德(大威德金剛)之光」貼文,遍引密續,撰作似通非通之「偈文」,屢言「殺度」,讚歎暴力鼓吹殺伐,才會有達賴鼓吹出來許多違背佛所說戒律的「自焚」事件,我們正好藉此瞭解,假藏傳佛教四大教派所謂「殺度」的歪理基礎,以及本「第十條墮戒」振振有詞之所倚恃。以下分若干小節引錄其偈文而評析之(註四):

註四:http://blog.yam.com/qwerrtyuivbnghbdrger/article/26102260

引文:

我之行使殺伐度,乃是修煉利眾行,

二利之中屬利他,度化善法難度眾。

藏傳佛教對不信其邪法,甚或與之對抗者,所謂「善法難度眾」,就設法「殺伐」之,並妄加一「」字,說為「利眾」的「修行」,明明是「害他」卻說是「利他」;這種為作惡顛倒是非,將黑的說成白的事,只有在喇嘛教中才「無奇不有」地屢屢出現;近年來每每有許多愚痴喇嘛,被達賴集團利用,以自焚的手段來表達不滿,然而這些方法卻完全違背了世尊所說在家、出家戒律,充分地表現了喇嘛教是譚崔邪教,根本不是佛教的實質。

引文:

例如《方便度經》說,航海商主大悲心,

殺死短矛黑海盜,完成千劫福資糧,

商主死後升天界。

此處所說的《方便度經》,全經名為《佛說大方廣善巧方便經》,經中的故事是說,世尊往世曾為一位名叫「善御」的大商主,有一次和五百商人入海求寶,其中一位商人生起惡心要殺人奪寶,海神托夢警示善御,善御夢醒後便思考著如何能讓這個惡人不造殺業,免地獄報,也讓其他的商人們各全其命不遭殺戮。善御終日苦思整整七天不得要領,七日之後善御為了救人,也不讓別人共擔罪業,而自己以大悲方便斷了惡人的命,令惡人不因造惡而下墮地獄,也令諸商人眾安隱無難(註五)。

註五:《佛說大方廣善巧方便經》〈卷4〉(CBETA, T12, no. 346, p. 175, c2)

這則故事在佛教弘法時常被舉述,用來說明「大悲方便」,如今假藏傳佛教居然也來援引,卻是用在演述喇嘛教的「暴行方便」,然而同樣的一件事,心中慈悲的菩薩,自然能理解苦思不得良法後,那種為度眾生「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大悲慷慨;反之如喇嘛教諸祖師心中那種「擋我者死」的蠻橫心態,自然會發出「不讓你死,難道老子死?」那種變態人格的反社會惡念。

引文:

《密集金剛續中》講,若能執持密金剛,

殺死一切有情眾,將在不動佛國中,

都會生成佛子種,持金剛佛親口講。

密金剛」的表相意義就是金剛杵,被說為如來護法神「密跡力士」手中的武器;或說原為古代印度帝釋天的武器,象徵閃電。梵語中的金剛(vajra)含有「堅固」的意義,在後來的密教中,更把它轉變為修法用的道具,採取它寓有「摧毀敵者」的意義(註六)。密續中竟然主張以此「殺死一切有情眾」,就會在不動佛國中「生成佛種子」,然而經典中從無是說,違反諸佛大慈大悲及因果正知見故;反而曾曉示眾生阿閦佛(不動如來)在久遠之前,曾因萌發「對眾生不起瞋恚」的誓願,經過累劫的修行而圓滿成佛。

註六:http://zh.wikipedia.org/zh-tw/%E9%87%91%E5%88%9A%E6%9D%B5

《大寶積經》有云:「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聞不動如來功德法門,善能受持讀誦通利願生彼剎者,乃至命終,不動如來常為護念,不使諸魔及魔眷屬退轉其心。(註七)」經中明言要能於不動如來功德法門善能受持讀誦通利」並且要「發願往生」者,不動如來才會護念攝受;斷無編造一個假冒的「持金剛佛」,越俎代庖教唆眾生去殺人而能往生不動佛國。如今假藏傳佛教不信不行「不動如來」之本願功德法門,反而背道而行,於諸有情發猛利瞋,欲「殺死一切有情眾」;密宗學人若不幸盲從而信受奉行此一非道,非但不得於不動佛國中生成佛種子,反而會因違犯故瞋戒及殺人之重罪,下墮三塗,前程堪慮。

註七:《大寶積經》卷20〈6往生因緣品〉(CBETA, T11, no. 310, p. 111, a6-9)

《文殊黑敵續》中說:這種殺法應讚歎,

此殺並非一般殺,不是殺生是超度,

無大悲心難做到。

《文殊黑敵續》以文殊聖號冠於密續名,分明是要拖妙覺菩薩下水,「抹黑」文殊來為密續門面貼金,更說「這種殺法應讚歎」。須知菩薩戒中佛弟子,「若自殺、教人殺、方便殺」,固然犯殺罪;而「讚歎殺,見作隨喜,乃至咒殺」,同樣是犯了是「菩薩波羅夷罪」。以文殊菩薩的聖德大智,焉有「讚嘆殺法」之理?假藏傳佛教四大派為弘傳譚崔法教,不惜如此謗賢聖、謗法,則真如台灣俗諺所說的:「七月半的鴨子──不知死活」。

譚崔諸師不自知危殆,還在洋洋顧盼的自稱自讚,說這不是「殺生」,而是「超度」,這種歪理正是密宗所謂「殺度」邪知見的濫觴。觀念已經偏頗還硬要說是「此殺並非一般殺」,「無大悲心難做到」。平白無故只因有情「輕毀喇嘛」,喇嘛們就要「殺死一切有情眾」,還能說這是「大悲心」?果真如此,假藏傳佛教四大教派豈非強盜窟?

原文:

又在《密心續》中說:開悟見真性之心,

殺度未悟輪迴眾,此乃三世佛歡喜,

諸供之中最勝供。

這裡又株連更多,將三世一切佛都牽扯進來,說為報復「輕毀喇嘛」而「殺死一切有情眾」,是「最勝供養」,能令「三世佛歡喜」。我們只能慨嘆譚崔法教居然可以「顛倒慈悲」到這樣的程度:令喇嘛教徒教瘋狂狠戾地翻轉刀尖刺向「未悟眾生」,還說這種邪心殺心是「開悟見真性之心」,強力推廣如此迷離古怪的邪說,將眾生推向地獄重罪的深淵。

原文:

《佛陀雙合續》中稱,對那殘暴凶狠眾,

溫柔化度難奏效。智慧方便法門中,

暴行眾佛共採用。

此處仍是譚崔教典對佛陀栽贓,並給喇嘛教行「殺生方便」找理由,再把罪推到佛陀身上。除了前面說的「大悲心」之外,更說這亦是「智慧方便法門」──喇嘛教真是「好話說盡,壞事做絕」,殘害異己動輒行殺,自讚為「大悲、智慧」,卻又惡人先告狀指責受害眾生是「殘暴凶狠眾」,真比那「做賊的喊捉賊」更惡劣十倍。

原文:

《文殊名經》中也說:大供養是嗔恨心,

諸煩惱之大敵人,這類佛言說不盡。

我佛世尊成佛時,化現凶神降魔眾;

大慈大悲觀世音,曾現多種威武身;

偈文中將世尊、觀音於此段文字中一網打盡,把佛菩薩化現威武身相降魔,和喇嘛教眾對「輕毀喇嘛」者的行殺扯在一起,除了為其「殺度」「合理化」之外,更賦予「價值化」,真虧假藏傳佛教人士想得出來。喇嘛教誣言:「大供養是嗔恨心」,可是佛門古德一向開示:「一念嗔心起,百萬障門開」,「一念嗔心起,燒盡功德林」,教誡大眾勿起嗔心,喇嘛教卻以「嗔恨心」為「大供養」,將一切「殺、盜、淫、妄」與「貪、嗔、癡」,都變成正面而成為可遂行、可讚嘆的。這樣扭曲的「價值化」,豈非全面「價值顛倒」?喇嘛教徒眾焉有不心神崩潰、人格分裂之虞?喇嘛的話已經說到這樣清楚了,讀者一定可以看出喇嘛教非佛教

原文:

許多印度大成就,消滅邪魔外道種。

因此我也行方便,利用殺伐去度眾。(註八)

說了半天,這些邪見的源頭既非菩薩也非佛,原來還是繞不出那84個所謂印度「大成就者」,就是這些「邪魔外道種」,修習譚崔外道邪法,持身不嚴放浪形骸,謬以「隨便」作「方便」,口說度眾反用殺伐,放眼古今「宗教」,為有如此荒謬邪惡者。

註八:http://blog.yam.com/qwerrtyuivbnghbdrger/article/26102260以上所引原偈文並皆同註四)

我們特地引用假藏傳佛教四大教派相關網站貼文資料,來顯示喇嘛教如何以暴行為「智慧」,以殺伐為「慈悲」,又如何栽贓牽連、污衊三寶,將他們所謂「殺度」的邪見邪行「合理化」、「價值化」,好教佛門大眾認清,不只是「譚崔第十根本墮戒」包藏禍心暗伏殺機,根本是喇嘛教竄改佛法、冒充佛教,才是佛教界的最大危機,對佛弟子來說是最大禍害。因此,釜底抽薪之計就是盡可能發掘真相,令大眾了知,好盡快的將假藏傳佛教四大門派逐出佛門,復興真藏傳佛教覺囊巴的如來藏教義,則佛教幸甚,佛弟子幸甚。(採訪組報導)20161016

正覺教育基金會採訪組

轉載自正覺教育基金會全球資訊網http://foundation.enlighten.org.tw/trueheart/467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正覺教育基金會-真心新聞網]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